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

到底是誰得了「念佛三昧」?



考大家一下吧!
下面台灣妙蓮老和尚和廣欽老和尚的「念佛三昧」
你相信哪一位說的?
又哪裡有問題?

請再猜一下
我在寶林禪寺的經驗跟誰一樣!(我以前提過這事)

再給個提示
「念佛三昧」是在性上得或在相上得?

紹雲老和尚:閉關二十餘載的台灣妙蓮老和尚
1997年,我和一誠老和尚等八個師父到台灣去傳戒,妙蓮老和尚請我們到日月潭去看看。妙蓮老和尚就住在日月潭邊上,是南投區,他的道場也叫靈巖山。

他原先在香港沒地方住,有居士給他搭了一個茅棚。他總共閉了二十一年的關,三年一個關,那就是七個關啊。當他閉關閉到十年以後,他打了一個般舟七,所謂般舟七,就是不坐不睡,只是站、拜、行、繞。

那天我們兩人聊天,我說:“老和尚啊,你鄉音蠻重的啊,你是哪里人啊?”他說:“我是安徽​​巢湖人,你的鄉音和我的差不多,你是哪里人?”我說是含山的,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說:“哎呀,我今天在這裡見到老鄉了。”他鄉遇故人,他異常高興,我們的話自然就越聊越多。

我說:“聽說你在香港閉了二十多年的關。”他說:“哎呀!我沒地方住啊,就只好閉關了。”我說:“聽說你在關里打了十幾個般舟七,得到念佛三昧了。”他說:“念佛三昧啊,還談不上,只是遇到一些境界。

”我說:“您老人家把境界講給我聽聽如何。 ”他說:“打第十一個般舟七的時候,外面下了四、五次雨。台灣地區天上沒有云,可是說下雨馬上就下,下完後立馬天就晴。那一次有個居士把我的衣服洗了,打招呼說,我把你的衣服洗了,掛在門口,要是下雨打雷的話,你把它收一下。

當時我在修般舟拜佛,念南無阿彌陀佛,拜下去剛起來,就不知道自己站到哪裡了,看不到自己的家。這怎麼搞的?再一看,就看到阿彌陀佛了,盡虛空,遍法界,周圍上下都是阿彌陀佛放光,而且向我微笑。當時我的身心啊,不知怎麼的舒服,感到自己像鴻毛那麼輕。半個小時以後,境界消失了。那是外面下雨我一點都不知道,打雷也聽不到。 ”

     後來幫他洗衣服的居士跑回來,在外面喊,老和尚啊,叫你把衣服收回來你怎麼不收,你看衣服都淋潮了。妙老說:“外面下雨啦?”居士說又打雷又下雨。妙老說我沒聽到呀。居士說;“打雷你都沒聽到?”妙老說:“我確實沒有聽到,我還打妄語嗎?”

     真正得念佛三昧的人,你只要停留在那句佛號上,外面打雷刮風你都聽不到啊。你就念一句佛號,聽一句佛號,你也會什麼都見不到,就見到阿彌陀佛。我和老人家談了一個多小時,他老人家一再說,一句佛號也不容易念啊,關鍵就是要看破放下。

廣欽老和尚的「念佛三昧」

老和尚這下又說:「你來以前,我莫知你來,你走了,我也莫知你到那裡去,現在你問我問題,我憑我的記憶回答你。
我在五十幾年前,有一次情況我認為是念佛三昧,你以為怎樣我不曉得。」
金博士一聽,精神來了,說他喜歡聽。我趕快從旁翻譯道:「他請師父開示啦!」

老和尚說:「五十幾年前,我在福州鼓山時,有一次隨眾在大殿行香念佛,大家隨著木魚聲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我手結定印,邊走邊念,突然我那麼一頓。......
老和尚的話我逐句翻來,到了「那麼一頓」這裡,我頭大了,勉強譯成「Once suddenly a stop」。老和尚馬上對著我說:「你不要翻錯啊!不是『停止』哦。」這時金博士看了老和尚「那麼一頓」的身勢與手勢,表示他懂得老和尚的意思,而我也覺得我的翻譯有誤,慚愧莫名。

老和尚接著表示,當時「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號,先在大殿地面盤繞,然後再冉冉地迴旋上升起來,老和尚講到此處,邊作緩緩盤旋手勢,同時念佛,聲音深沉而渾厚。他說當時沒有什麼寺廟建築和其他人事物的感覺,只有源源不斷的念佛聲,由下至上一直繞轉,盡虛空、遍法界盡是彌陀聖號。

老和尚說,那時他也不曉得行不行香,也不曉得定在那裡,光是「南無阿彌陀佛」而已,最後維那引磬一敲,功課圓滿,大眾各歸寮房,他還是一樣「南無阿彌陀佛」下去,二六時中,行住坐臥,上殿過堂,完全融於南無阿彌陀佛佛號聲中,鳥語花香,如此有三個月之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