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4日 星期六

PRAY FOR PARIS



法國總統奧朗德總統奧朗德指,巴黎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恐怖襲擊」,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關閉邊境。 軍隊進駐整個城市。

讓自己遠離邪惡之地!

如果我是習近平
會在2015年11月7日的習馬會中,讓馬英九在新加坡閉門會議秘密地正式交出主權! 接著在2016年1月6日台灣總統選舉之前,根據馬英九交出來的台灣主權,向全世界宣布接收台灣,並任命台灣特首!

習近平領軍,率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中共中央台辦主任張志軍及副主任陳元豐、總書記辦公室主任丁薛祥、國務委員楊潔篪等七人。

習近平擺出這麼大的陣仗,來當習近平的壁紙的嗎?當然是接收台灣的先遣部隊!

絕對不能讓明年1月6日台灣總統選舉,改變台灣政權!
否則台灣總統選舉之後,將來蔡英文4年或8年加柯文哲8年,我習近平的中國統一大業,必定遙遙無期!  

2015年11月9日
台灣人竟然還讓他回來?

說說人家的無私和民主素養
昨天在麥當勞買冰淇淋,應該先點完後,都會站到一邊等,我忘了,後面的一位年輕的父親,要上前,覺得我還在,又趕快退回去,我趕緊站到一邊讓他上前,他上前時竟一再的跟我致意,這就是尊重!

正當這個月紐西蘭為了換國旗要舉行兩次公投時,台灣的馬英九,身為總統敢不知會他的人民,就去和習近平協議一個中國原則!台灣人竟然還讓他回來?


轉貼自食物的文章

(靜止瞬間)  瀏覽明年越航機票廣告,筆電旁攤著地球步方《越南》,研究簽證允許我停留幾個月時, 回神,心知任何計畫都是逃避現實,否認定時炸彈在倒數,滴答走著,日常以外的平行世界。 躲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那些穿黑西裝的人,按停了日常活動,讓所有人靜止, 然後從這個瞬間推門走出時間,走到一個不可能發生的盛大末日。 爆炸火球升空又緩緩下沉,轟轟化為黑煙,濃霧蔽天的明天。 
x 今天習近平到訪河內,明天轉往新加坡。 在新加坡向習近平交出主權後,馬英九隨即卸職飛往美國終老。 
x 台灣房市股市瞬間蒸發,留下幾十公頃的廢墟工地、臨河綿延不絕的豪景高樓空屋。 各國研究處置猛爆的台灣難民潮。體諒台灣畢業生的困難,校方允諾為他們延長研修期限,以展延居留。 一位留校打工的畢業生,回宿舍收到校長電郵。原來是心理輔導發給全校師生的二十條處遇建議。 最後一條:千萬別問難民同學「以後呢?」
 x 上萬個本地家族,在海外存款、置產、赴美生產拿綠卡,不全為洗錢。也都在等這刻。 一批富裕的移民逃離台灣,一批中國新富接手遺缺。 杭州一位五十歲的地產商,合資用人頭收購大量台東海岸地皮,泳池花園別墅群第一期已落成。 兒子打算明年包峇里島的安縵渡假村結婚,包機往返接送國內賓客。別冒傻了真是。他要讓兒子在台東把婚禮辦了,用最高規格排場,把這系列建案打造成東方的加州,富豪退休聖地。離島的明珠,絕版超值豪華壯觀渡假屋..... 
x 二十八歲的婷婷,任職外商銀行理專。前一天下樓午餐,聽到鄰桌同事正在安撫焦慮的客戶。 「.....我公公半夜從美國打來,叫我們全家收拾去紐約,口氣超兇,直說非走不可。 可是我學費剛繳,才把孩子送進歐陽妮妮也讀過的貴族學校,這一走就沒有了..... 今天是來請你先把台股、基金處理掉,幫我留海外基金就好.... 等等,還是不要,都結清好了。」 婷婷做了鄰桌遲疑不敢做的事,推開那份烤牛排佐堅果烤番茄蘑菇,沒向上司請假,直接搭高鐵轉去機場,臨櫃刷卡買票飛上海。 機票很貴,但她不在乎,又接連在免稅店刷了當季精品包、皮夾。知道那張卡很快就失效,銀行即將被接收。 一週後她的提包還躺在辦公室椅子上,那間辦公室也空無一人,公司撤出了。 她很幸運,擠進了第一波難民行列。 住在二姊家的時髦社區公寓。二姊叫她振作點,去做頭髮、血拼、吃美食、治裝、找工作,要知道外面有幾十萬個台流跟她搶位子。 但婷婷動彈不了,只是整天抱著一桶覆盆子優格冰淇淋,盤在沙發上,守著衛星電視看CNN。焦躁焚燒像看反服貿學運直播。 可真沒什麼消息。 靠ipad翻牆,不停刷臉書訊息。動態牆仍停在她出走那天的同學披薩餐廳慶生聚餐,三個剛當新手媽的,抱著寶寶合照。 人都去了哪? 回話呀。 她摔開ipad。 
x 戒嚴宵禁,夜裡全城一片漆黑。夜市舊址,熙攘景象已不復見。風吹著地上的外帶空膠杯滿地滾,黑的不知是檳榔渣還是血跡。 
x 無人收割,遍野稻穗,風雨後全面伏倒。 
x 都市動物園的動物被遺棄了。大象瘦得皮包骨,奄奄一息在欄舍內垂死。血液已混濁,黑眼仍清澄,等著每天下午四點,接近收工,遊客漸稀時,正午高熱轉為慵懶暖意,金光遍灑四野樹蔭,那時柵門會打開,管理員提桶吃力進門,香蕉、黃瓜的清鮮香氣瀰漫籠罩這甜美小宇宙,夢幻的餵食時間。 他們說獵豹吃掉了鼯鼠、眼鏡猴、馬來貘、鴕鳥和紅鶴。但野獸懂得開鎖嗎。 
x 按門鈴求救,窗裡的人熄燈,把窗簾拉得更緊。 幽暗街巷中,唯見一戶大門敞開,燈光明亮。得救了。 奔進去,卻有股異臭,滿屋子躺著一床床老人。 是一所安養院。現在可能已變了停屍間。 老人也給拋下了。 台灣光復到現在都多少天了,有人給老人餵飯把屎尿?躺床上活屍一具,褥瘡都後背爛透前胸了......不,還有呼吸嗎? 我花了十分鐘緩過氣來。慢慢鼓起勇氣,看向身邊床上老爺爺。 他空空的眼中,瞳孔竟朝我這邊轉來。 這時,背後有什麼,碰了我。 
x 六十歲的看護工阿姨說,老闆走了,大家都走了。 你怎麼不走? 這把年紀無所謂了。
x 我搶走了安養院僅存最後一點點的老人伙食罐頭。 耗盡以後,中學操場,推倒體育館的自動販賣機,撬起蓋子,硬幣嘩地飛濺。我不理,錢沒有用了。從機器腹腔一瓶瓶掏出飲料,裝一兜走。 即使如此,還是差點撐不到現在。
 x 空無一人的巨大懸吊橋樑,我站在橋上,望著河面很久。 過橋後又走了一段,荒煙蔓草,工業園區死寂。 檳榔攤落地窗後沒有人。貨櫃屋牆上,運輸公會印贈的日曆,撕到十一月七日,一直停在那裡。 
x 接近住宅聚落的邊緣,遠遠聞到了一股中藥般香氣。 隨著炊煙,走近一處工地。 圍欄後已成帳篷村,工人砸開木椅、紙箱做燃料,在開鍋煮吃。 他們坐著汽油桶圍圈。一旁滿地小麥色的長毛,頭顱帶著優雅的長耳、長鼻。 那是阿富汗犬,進口大型純種狗。 曾如印度宮殿花園中漫步的孔雀般,在女僕隨侍下,徜徉於精華地段,豪宅中庭的大理石噴泉花園。 有辦法的人離開了,把他們昂貴嬌養的貓狗扔在美容院、狗旅館。交給外傭。最後棄置街頭。 
x 有人抬臉打量我。我坐下,掏出最後一罐咖啡。 對方接過咖啡,打開拉環一仰。 我接碗,喝了口熱湯。胸口回暖,有了人氣,頓覺渾身都放鬆了,感激得想流淚。 這是我愛過的動物,他們會在主人枕邊嬌憨打呼,在youtube影片裡偷吃餐桌上的培根火腿,闖禍,失腳摔進馬桶,隨著主人吉他電子琴合音。 一隻黑白貓,萬聖節扮南瓜,配上抖S對白,贏得一眾貓奴叫好。 但那些都過去了。永遠不再。

我不會說希望這事不會發生 
當蔡英文還想跟野蠻人說要三個原則時,蔡英文就該打包回家睡覺去! 



「不統一我就武裝解決!所有的談判沒實力不行!」

竟然有人愚痴到要和野蠻國家的領導人會面?

上個月就強迫在台灣的家屬回來!
因為我已經緊張了好幾個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