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請蔣勳不要哭!



蔣勳 
今天晨起念誦,讀到佛陀說起前世:昔我為歌利王割截身體---」在那個身體「節節支解」的時候,在那個身體痛到難忍的時刻,他說「心無嗔恨」,我泫然欲泣,在人生最難堪的時刻,我們如何能放下「嗔恨」?

不知道蔣勳為何泫然欲泣?
為佛陀身體被割嗎?

蔣勳不要哭!
佛陀身體被割時,他已經不是凡夫了,否則他不會對著歌利王說大話!

「我以無瞋為戒。」
「若我實無瞋心,願我身體平復如故。」

佛陀在遇見歌利王之前,已經是做了五百世的忍辱仙人了,並且證得無生法忍,四相不生了 

四相空,法身現前,內,守著法身,外,空卻色身,所以當時釋迦佛不覺得痛苦,無痛苦則無瞋心。 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 

所以請蔣勳不必替佛陀哭泣!
因為佛陀不覺得痛苦,無痛苦則無瞋心!
又「心無嗔恨」不是因放下「嗔恨」就沒有的!
「心無嗔恨」是因無我故,不見有「嗔恨」可得



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是名忍辱波羅蜜。 

須菩提疑,佛在娑婆世界修行,究竟以那一法到彼岸。
佛在娑婆世界,以忍辱波羅蜜悟道,因為娑婆世界,諸惡充滿,非忍辱不行。
忍是指心,是忍自己的瞋心不起,忍自己的煩惱不生,忍則無妄想、不作業、無煩惱,完全是忍自己,不忍則起瞋心,入生死。
辱是指境,境是有生有滅,有生滅即不實在,即是空,若無辱境,何來忍心。
若不見有能忍之心——忍心不可得;
不見有所辱之境——辱境不可得;
心境俱空,無忍無辱,即非忍辱波羅蜜。
心境俱空,不見有忍辱可得,證忍辱的實相,是名忍辱波羅蜜。 

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世尊舉一事例證明。 
世尊有一生在南天竺出家為婆羅門,有一 天,在林中習定,恰巧歌利王帶同大臣宮女等來遊玩,疲極午睡,宮女採花林中,見到仙人,立即頂禮,仙人便向她們說法。歌利王醒來時不見宮女,入林中尋至仙 人處,見眾宮女圍繞聽法,王問他修何法,仙人云:「我以無瞋為戒。」

王以劍割其耳朵試之,看他會否起瞋心,但仙人面不改容,其心如如不動,大臣即時勸諫: 「此人是大菩薩,不應傷害。」王再割其鼻、手、及足試之,仙人仍如如不動,不起瞋心,此時四大天王下沙石以懲罰歌利王,王即向仙人求懺悔,仙人云:「我無瞋,汝不用向我求懺悔。」王問有何證明彼無瞋,仙人即時發願云:「若我實無瞋心,願我身體平復如故。」即時仙人身體平復如故,皆因福德智慧淳厚所致。王再懺悔,仙人云:「汝今日以無明劍割我身體,若我成佛,當以般若劍斷汝煩惱。」歌利王就是後來的憍陳如尊者。 

世尊被割身體時,不見有我被割,
不見有王來割的人相,
不見有一念分別心起的眾生相,
不見自己性命被損害的壽者相,

四相空,法身現前,內,守著法身,外,空卻色身,所以當時釋迦佛不覺得痛苦,無痛苦則無瞋心。 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
若當時世尊見有我被割,見有人來割,要愛惜自己的壽命,便會起瞋心。 

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可能有些人起懷疑,仙人在林中習定,怎麼一下子能空四相,世尊解釋:在歌利王以前,已作了五百世的忍辱仙人,證得無生法忍,所以四相不生。 

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