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9日 星期六

終結台灣中國佛教會

始於白聖!終於圓宗!

台灣人之所以與之共業
在於冷漠!

今日的台灣佛教政治化,你的下一代法身慧命被毀,台灣人得受此報!
台灣人得受此報一點都不會讓人憐憫

一共十八屆被消失的是道安長老與章嘉大師?

從大陸時間和台灣時期的兩個時期,依白聖長老擔任的職位特質和時間,白聖長老的性格含有以下的幾項特徵﹕
             1  為一政治意涵極為濃厚者,與黨部的關係匪淺。
             2  具國際化性格。好樂於海外弘法和各類國際性會議、活動。        
             3  重視傳戒。但對佛制的改革,曾提出類似日本佛教的方案,即可娶妻生子等。
             4  活動力旺盛。聖嚴法師曾指出﹕「白聖長老的最大資本是能夠隨時入睡,又能通夜工作、不勝其煩而又 不愁其類,這的確不是常人所可做到的。但也已因忙不勝忙,故對教會的長久性的建樹就很有限」。(釋聖嚴﹕一九六七)            

            這四項簡單的歸納,如果再反映到中佛會所辦的活動,我們將可更清楚地看出白聖長老對中佛會的影響,並印證聖嚴法師對白老與中佛會的批評,其真實性究竟如何。下一節,我們可先對中佛會活動予以分析。

關於佛教界人士不願投入中佛會的原因,由下列事件中,可見一斑﹕
            一、中佛會與善導寺分不了家,但善導寺的財務卻時有問題,一九六○年曾爆發監院和尚想趕走董事會的李子寬居士之糾紛(釋樂觀﹕一九七六)
            二、第八屆理監事會,悟一和尚企圖賄選 (唐湘漬﹕一九七四)
            三、一九六九年,中佛會主持影印一批卍字大藏經,有數百万元的款項,下落不明(普愚﹕一九七五)
            四、中佛會馮永禎秘書長處理的「募捐孟加拉重建孤儿院」案內經費莫測高深,猶如墨盒子 (趙鐵肩﹕一九七五
            五、傳戒論於為收集戒費、接受速成僧寶 (釋聖嚴﹕一九七九) 因此,中佛會在佛教界的地位,和其委員會數的增減圖、倒也相差不遠。除了委員會數的變化外,中佛會的組織結構,實可以從垂直分布和空間分布兩方面來看。

~~~~~~~~~~~~~~~~~

請看下面當今台灣中國佛教會裡歷任理事長的名單!
https://www.facebook.com/china.buddha.wiki/

讓人想到國民黨台灣總統的歷任名單,沒有李登輝和陳水扁一樣幼稚和可笑!所以容我稱下面的理事長的名單為:
中國國民黨政治和尚中國佛教會理事長的名單:

中國佛教會理事長歷任名錄表列如下:
白聖長老 1960~1963 年 1967~1974 年 1978~1986 年
道源長老 1963~1967 年
悟明長老 1986~1993 年
淨心長老 1993~2001 年
淨良長老 2001~2010 年
圓宗長老 2010~2018 年

中國佛教會理事長始於白聖長老,終於圓宗長老!
若中國國民黨1/16日在台灣消失了,圓宗長老是否將成為末代中國佛教會理事長?
為腐敗的台灣佛教贖罪,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為何第幾屆理事長都不敢標明?
http://buddhism.lib.ntu.edu.tw/museum/formosa/org/org/01.html

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政府從中國大陸遷移來臺灣,由當時的高僧 白聖長老等人,在臺北市十普寺設立中國佛教會臺北辦事處,並經奉准復會,一九五二年八月二十五 日,在臺北市善導寺召開第二屆全國會員代表大會,推選章嘉大師連任第二屆理事長。從此會務步入 正軌、至一九九三年第十二屆止,由白聖、道源、悟明長老等人歷任理事長。一九九三年九月至二○○一年九月,第十三屆暨第十四屆理事長,均由淨心長老連任。

1937年章嘉大師任第一屆理事長,1952年章嘉大師連任第二屆理事長,1993年第十二屆止,由白聖、道源、悟明長老等人歷任理事長?中間消失的是誰?白聖長老(1904年-1989年)是關鍵!
白聖長老一生掌控中國佛教會長達30餘年!又為何道安法師消失在名單裡?


一、道安法師日記
  本書正確名稱應該稱為《道安法師遺集》,遺集共十二集,若加上《道安長老紀念集》一共是十三集。《道安法師遺集》前四集主要是道安法師(1907-1977)的論著,從第五集開始至十二集是其日記,記述時間從1947101日至197512月底。
  《道安法師遺集》的編輯者是圓香(劉國香)居士,自1978年初受松山寺住持靈根法師之命,展開編輯工作,至1983年完成,前後凡六年餘。關於道安法師日記的撰寫與內容,圓香居士說:「……安公日記,乃信手而書,字跡潦草者不少,而且有很多不是寫在正式的日記簿上,有時寫在檯曆上,有時是記在隨身的小冊子上,甚至有小紙片者,整理查證,實在要很大的耐性。……有關安公的日記部分,有人認為不應列入遺集,因難免涉及當代教界是非,招致四眾對安公身後的物議,這雖是出於愛護安公的敬意,然安公生前云:『日記是最真實的性情文字,沒有雕琢虛偽。』因此我們決定付梓保存,以提供後人研究這一代佛教情形的若干寶貴資金。同時也讓人瞭解一代高僧日常生活的真實情形。」(註18

  道安法師在戰後的台灣佛教界是較不具山派色彩的,在日記中披露當時的彌勒內院學僧動向、中國佛教會派系的糾葛、善導寺的人事紛爭等,都直言無諱。其日記成為研究大陸來台僧侶互動的重要資料,也因為如此,在日記出版後才會引起「物議」。不過,道安法師日記確實為戰後台灣佛教的研究留下歷史見證。比較可惜的有兩點,一是道老有時候隨性記在小紙片上,故有許多日記都因此而喪失了;其次是編輯者為了顧全大局「為親者諱」,許多人名則以□□代替,這是美中不足之處。

二、白聖長老日記
  20038月,淨心法師將白聖法師(1904-1989)的日記編排出版,他在序文中說:「家師  白公上人從民國五十四年八月五日開始寫日記,每日不斷一直寫到圓寂(農曆二月二十七日)一個多月前──民國七十八年二月二十八日(農曆正月二十三日),連續寫了二十四年。」(註19

  白聖法師的日記是從196585日正式寫起,當時的背景是參與世佛華僧大會,整個日記的重點則有「弘傳戒會、講經弘法、領導佛教會、寺院權益」(註20),這對研究當代台灣佛教,以及世佛會、華僧會等海外活動,是第一手資料。日記第一集內容時間是19658月至196612月,目前至少已出版三集,不過,比較可惜的是,日記有部分並不完整,可能是遺漏或編者有意抽換之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