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6日 星期四

太虛、印順的師徒相煎


江燦騰先是佛化印順法師,再跟慈濟釋證嚴狼狽為奸,壯大了慈濟,今天跑遍了各個媒體批判釋證嚴,未曾為台灣佛教的敗壞懺悔過!不知台灣有多少佛學專家跪拜過宇宙大覺者?
當然包括江燦騰在內!

今天再把舊帖拉上來!

談太虛、印順的師徒相煎

2011/6/5
請問印順法師已經成佛了嗎?


從「人生佛教」到「人間佛教」


1.1931年春,印順法師入閩南佛學院修學,開始皈向太虛大師門下。當年7月,印順寫 了〈抉擇三時教〉,受到太虛來函鼓勵。不久,印順到鼓山,又寫出〈共不共之研究〉、 〈評破守培上人讀唯識新舊不同論之意見〉,太虛寫了一篇〈評印順共不共研究〉,並透 過大醒法師轉告印順,關照他要心存寬厚。當時太虛似已意識到印順的性格:「是是非 非,不為古人融會,不為近代大德包含」。這一年,是印順寫作的開始,也是太虛、印順 師徒文字因緣的開始。

2.1935年4月中,太虛、印順師徒因對日本的態度問題而發生誤會,印順覺得:為了正義,為了佛教,中國僧眾不能以任何理由,去與侵略中國的日本合作,或被誘惑到日本參 訪。而一再向太虛上書,措辭有點過火。但太虛不理,印順一氣,斷然離開太虛。到普陀 佛頂山閱藏樓閉關閱藏,過著忘世的生活。

3.1936年秋,印順完成了全藏的閱讀。在終止與 太虛關係一年多後,印順於是年冬,應太虛之命,前往武昌佛學院。1938年7月,再轉入 四川漢藏教理院。1939年秋,太虛從昆明寄了一本林語堂寫的《吾國與吾民》給印順,要印順對其中有 關不利佛教部分,加以評正,印順因此寫了〈吾國吾民與佛教〉。1940年,印順在貴陽, 寫成《唯識學探源》乙書。該書原是印順「唯識思想史」的第一部分——「唯識學的先驅 思想」。將出版時,請太虛大師審核。「虛公以為唯識思想史已有人譯出,預備出版,不 必再寫下去」,遂為題曰「唯識學探源」,這與印順原意並不相合。

4.1942年,印順在四川合江縣法王學院,撰寫《印度之佛教》;10月間,太虛看到了第 一章〈印度佛教流變之概觀〉後,寫了〈議印度之佛教〉;印順回應〈敬答「議印度之佛 教」〉;1943年8月,太虛又寫了〈再議印度之佛教〉。最後,印順寫了一篇〈無諍之 辯〉,寄給太虛,表示只是個人的見解,不敢再勞累大師。

5.早在1941年,印順曾以「力嚴」為筆名,發表〈佛在人間〉、〈法海探珍〉等,突顯他對佛法的觀點。太虛對於印順〈佛在人間〉,有如下評語:「依無量世界一切眾生為出發點,不但依此世人類為出發點,為佛法一殊勝點。棄此而局小之,易同人天小教。故佛出人間,以人間為重心可,局此人間而不存餘眾生界,則失佛法特質,不可不慎!」太虛的顧慮處,正是印順讀《阿含》,第二次深受啟發之處,也是太虛、印順師徒有關人間佛教思想分道揚鑣之處。



2011/6/5
請問印順法師已經成佛了嗎?


《看見佛陀在人間 印順導師傳》一書(潘煊著、天下出版):
1.「玄奘以來第一人」: (封面)、(第3頁) (第13頁)、(第359頁)、 (第379頁)。
2.「佛學泰斗」:  (第358頁) (第379頁)。
3.「看見佛陀在人間」:  (封面)、 (第377頁)。
4.「看見佛陀在人間~印順導師」:  (第一頁圖之文字說明)。
5.「玄奘以來不作第二人想」:  (封底)。
6.「佛國瑰寶」:  (封面)、 (第3頁)。
7.「大導師」: (序文第5頁)。
8.「佛學大師」: (第277頁)。
9.「宋代以來最重要的法師」 : (第3頁)。
10.「導師在佛學的地位,一千多年來無人能比。」 : (第359頁)。

佛教弘誓學院
導師:印順導師  指導法師:昭慧法師  院長:性廣法師
一、教育理念:
研習印順導師思想,提倡智慧、慈悲、勇健之菩薩精神,推展解行並重且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
二、辦學宗旨:
戒、定、慧三學兼備,漢、藏、南傳教理並重,不專崇文獻學式之研究,不專務原典語文能力之訓練,不為一宗一脈之徒裔;以養成心胸開闊,深思篤行,關懷人間之行者為教育目標。
三、學制特色:
1.基本課程涵蓋印中佛學與大乘三系思想之重要經論,並以研究印順法師學說,闡揚「人間佛教」思想為主。


福嚴佛學院(大學部/研究所)
本院為 印順導師所創建,目標在於造就僧才、住持佛法,續佛慧命,淨化人心。

特色:
一、秉持印順導師「淨治身心、弘揚正法、利濟有情」的訓示,致力於佛教人才之培育。
二、除經律論佛典導讀之外,亦開設多門 印順導師著作,如《妙雲集》、《華雨集》、《印度佛教思想史》等研討課程。


請問印順法師是佛嗎?
為何佛學院是研習印順法師思想?
請問昭慧法師和性廣法師是學佛的,還是學印順的?
印順法師的思想就是釋迦摩尼佛的佛法嗎?
請問印順法師已經成佛了嗎?

我建議昭慧法師和性廣法師
既然認為研習印順法師的思想比研習釋迦摩尼佛的佛法重要
請自立台灣印順教
不要假佛教之名行魔教之實

再次嚴正敬告:
昭慧法師和性廣法師已經印證印順法師成佛了嗎?
否則請問為何佛學院是研習印順法師思想?

又佛學院是十方佛教信眾的佈施嗎?
請問可以拿去研習印順法師思想嗎?
昭慧法師和性廣法師會不會因此而下地獄?
就我所知兩位受戒法師如果不想因此而下地獄
除非昭慧法師和性廣法師已經印證印順法師成佛了
~~~~~~~~~~~~~~~~~~~~~~~~~~~~~~~~~~~~~~~

2011/5/17 台灣佛教界的悲哀與不幸!!!

2010/2/13
慈濟的神化戲碼又開鑼了嗎?

2008年在一位居士家看 
2005年大覺華寺開光法會的CD帶 
當放到後面一段晚會現場 
突然因為印順法師的往生 
這場晚會馬上變成一場印順法師追思會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在長輩面前我向來是很安份的 
但是實在看不下去了 

一旁一起看CD帶的住持 
也不說一語 
便提議要到我的住處 
到我的住處 
就指著我的書櫃上的一本書 
書名叫明暘法師的一生 
(現書不在台灣正確書名忘了) 
要我借他看 
我在南半球的客廳很大 
他人坐在遠處且第一次到我住處 
書又很薄 
怎知有書櫃上有這樣一本書? 
我說這本書是去拜見明暘法師後 
圓明講堂送的 

住持這時說話了 
人家這一輩子走來也只稱法師而已 

把太虛法師稱為太虛大師 
把印順法師稱為印順導師 
把證嚴法師稱為證嚴上人

這不是太虛法師和印順法師的真面目嗎? 
太虛說「人生佛教」 
印順說「人間佛教」 
這兩人的魔說不但扭曲也攏斷了 
過半世紀台灣的佛陀教義 

我敢說這不是佛道而是魔道 
是台灣佛教界的悲哀與不幸!!! 

看到台壇allen的

師徒交鋒——太虛與印順的「無諍之辯」

不禁要問:
慈濟的神化戲碼又開鑼了嗎? 

~~~~~~~~~~~~~~~~~~~~~~~~~~~
allen 於 Wed.02/10, 2010 08:01 am 

師徒交鋒——太虛與印順的「無諍之辯」 

1931年春,印順法師入閩南佛學院修學, 
開始皈向太虛大師門下。 

當年7月,印順寫了〈抉擇三時教〉, 
受到太虛來函鼓勵。 

不久,印順到鼓山,又寫出〈共不共之研究〉、 
〈評破守培上人讀唯識新舊不同論之意見〉, 
太虛寫了一篇〈評印順共不共研究〉, 
並透過大醒法師轉告印順,關照他要心存寬厚。 

當時太虛似已意識到印順的性格: 
「是是非非,不為古人融會,不為近代大德包含」。 

這一年,是印順寫作的開始, 
也是太虛、印順師徒文字因緣的開始。
 

------------------------------------------------------ 
26歲的印順 
已經被老師警告了 

太虛寫了一篇〈評印順共不共研究〉 
並透過大醒法師轉告印順 
關照他要心存寬厚 

太虛似已意識到印順的性格 
是是非非 
不為古人融會 
不為近代大德包含 

在中國佛教史上 
師徒互相尖銳批判 

是少有的 
兩人相差15歲 

~~~~~~~~~~~~~~~~~~ 

1935年4月中, 
太虛、印順師徒因對日本的態度問題而發生誤會, 
印順覺得:為了正義,為了佛教, 
中國僧眾不能以任何理由,去與侵略中國的日本合作, 
或被誘惑到日本參訪。 
而一再向太虛上書,措辭有點過火。 

但太虛不理,印順一氣,斷然離開太虛。 
到普陀佛頂山閱藏樓閉關閱藏, 
過著忘世的生活。 

1936年秋,印順完成了全藏的閱讀。 
在終止與太虛關係一年多後, 
印順於是年冬,應太虛之命,前往武昌佛學院。 
1938年7月,再轉入四川漢藏教理院。 

1939年秋,太虛從昆明寄了一本林語堂寫的 
《吾國與吾民》給印順, 
要印順對其中有關不利佛教部分,加以評正, 
印順因此寫了〈吾國吾民與佛教〉。 

1940年,印順在貴陽,寫成《唯識學探源》乙書。 
該書原是印順「唯識思想史」的第一部分。 
將出版時,請太虛大師審核。 

「虛公以為唯識思想史已有人譯出, 
預備出版,不必再寫下去」, 
遂為題曰「唯識學探源」, 
這與印順原意並不相合。 

印順覺得,如請人寫序而招來困擾, 
或者揄揚讚歎一番,甚至說幾句言不由衷的好聽話, 
實在沒有意義,從此再也沒有請人寫序了。 

由此事可知,太虛大師並不深知印順。 
印順後來寫的書,都只有自序,未見他序, 
可見同時代的人,未能真正認識他!

 ------------------------------------------- 
1.虛老看了不順心 
要印順不要再寫了 

2.這也好...印老少費點功夫 

3.同時代的人沒有知音 
真是寂寞啊 

從此再也沒有請人寫序了 

~~~~~~~~~~~~~~~~~~~~~~ 

從頭看到尾 
明明就是師徒在相煎 
還有辦法將他美化為「無諍之辯」 
有必要這麼虛偽嗎? 

師徒都未能一心
一個敢跟師父唱反調的徒弟 
圖的是甚麼? 
當然是名和利!!! 
所以請別再替他們塗脂抹粉啦!!! 

請看看 
圓瑛法師與明暘法師 
虛雲老和尚與淨慧老和尚 
人家可不但師徒一條心 
徒弟哪敢與師諍論? 

~~~~~~~~~~~~~~~~



2009/11/1
殊不知山頭一立,其心自限!


2007/1/30 所有十方普賢之帖之整合工作
將在明天全部結束!
接著將摘錄解說宗鏡錄

宗鏡錄一百卷
為大眾摘其精華而說之
這工作可能會為期一段較長時間
此乃2007年常住十方之重點工作也!!!
特此預先告知~


摘自蓮花無諍三昧之帖:
我只是老實的從聞思修,開發般若慧,不管是頓悟還是漸悟,都要在身口意起動當中覺察觀照,契入法性,讓貪瞋煩惱逐漸平息。好高鶩遠是很危險的! 

一個人學佛修行,如果能夠常常自我檢視,是否所想所說的論理和行為表現一致?是否心地光明、清澈、慈悲、柔軟、寧靜、喜悅?是否愛語、正語?行為是否合乎戒律?如果真能如此,法門不同又何妨? 

否則,即使自以為「明心見性」、「開悟」,自認為有一個絕對不變的「真理」,打著「正法」的旗幟,想要定於一尊,因而自是非他,諍論不休,不明白多元觀點其實可以並存而互相包容,缺乏柔軟心、平等心,煩惱依舊,這樣的「開悟」,是有破綻、有問題的!般若智慧,只是知見清淨、心無戲論、照見萬法的真相而已!

諸位可知當今台灣四大山頭誰養出來的嗎?
就是這些鴕鳥一族養大的啦~~
四大山頭之病
病在各自為政
只管自己山頭能生存?

殊不知山頭一立,其心自限!
如何與佛法之無邊無量相應?

四大山頭各自打著四無量心
只能瞞他人去~
當初北宗漸門神會普寂京城得勢
神會大開無遮大會
始奠定吾南宗頓門

請問神會有諍乎?

>>>心地光明、清澈、慈悲、柔軟、寧靜、喜悅?是否愛語、正語?

哈~~~
此話人人會說
但此話請進小學學堂去說
對行者說適合嗎?
一個自稱禪宗行者若還要慈悲、柔軟、寧靜、喜悅、慈悲、愛語的話
不如念佛去~~


然言無諍即是開悟的話
那天下恐怕
有一半人處在開悟狀態啦~~

>>>般若智慧,只是知見清淨、心無戲論、照見萬法的真相而已!

很抱歉!
般若不會是如汝所說那樣!

>>>自認為有一個絕對不變的「真理」,打著「正法」的旗幟,想要定於一尊,因而自是非他,

說此話者
也請自觀~
然後請就法義來論
不能在不勘一破後
便這麼說他人想要定於一尊,因而自是非他
這句話人人會說

而不是自言開悟者
便想以此話搪塞自己其力未充!



>>>>禪宗祖師,是真正的大慈悲,正所謂「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呢。怎麼可以說禪宗行者,不要慈悲呢﹖一切善良的德性,出自大圓覺本心流露無量的清淨功德莊嚴 

禪宗祖師,是真正的大慈悲,就在棒~~在喝~~
不會現出虛偽的慈悲
去斷人慧命~ 

~~~~~~~~~~~~~~~~~~~~~~
印順法師的悲哀 恒毓博士 著
印順法師所理解的佛法,是將成佛與度眾生對立起來的,說:「全心全力去即時成佛,那還有什麼時間與精神來為法為人呢!」這是嚴重違背佛法的觀念。不論是大乘經典還是原始佛教的典籍,度眾生都是與成佛息息相關的;沒有成佛的人,嚴格說來,都稱不上「度眾生」,而只是做些利益大眾的事業,因為他尚有所知障在,尚有解決不了的難題。自己尚解決不了,又如何度眾生到於彼岸呢?所以經典中所說的轉法輪都是佛來轉,菩薩和聲聞只是如來轉法輪的對象、擁護者和隨喜者,真正坐道場的永遠只有佛而沒有尚在菩薩階段的眾生的份!而且,依據大乘佛法的通義,如來是兩足尊,要成佛就必須福、慧雙修,否則,即使再怎麼渴望成佛,也只能是空想。修慧,這不一定需要與度眾生相聯繫;但是要修福,則必須努力實踐六度萬行。這就是說,根據大乘佛法的要求,要想成佛,就必須面對普度眾生這門課,就必須全心全意以佛法的智慧「為法為人」。然而非常令人遺憾的是,印順法師居然置佛法的根本大義於不顧,一方面認為凡夫做不到「入世、利他、無所不施」,一方面卻又反對成佛,認為要成佛就不可能有「時間與精神來為法為人」,這難道是懂得佛法的表現嗎?上不懂佛理,下不懂佛事,這難道符合佛法的本意嗎?難道佛陀就是這樣教導弟子的嗎?

恒毓博士善說也~
梅庵亦經常說過己未得度如何度人?
因為不用功未至彼岸福德因緣未足
護法龍天是無法幫忙的~

其寺院想持續經營只好鎮日趕經懺,辦法會,辦學校,蓋醫院來維持生利
殊不知此乃本末倒置也!

其實應該老實修行
至彼岸後必定會承願再來
這時像六祖一樣龍天推出
告訴大眾吧!
此時哪裡須要去趕經懺,辦法會,辦學校,蓋醫院
虛雲老和尚翻修那麼多祖庭
有哪一座祖庭須要去趕經懺,辦法會,辦學校,蓋醫院
來籌募經費的?

說實在悟道後無量珍寶不取自來呀~~~~

~~~~~~~~~~~~~~~~~~~~~
2010/1/14
誰在怕太虛法師原形畢露?


繼續昨天沒有說完的 
有關近代佛教界的歷史公案 

因為台壇的allen一帖
太虛與印順
勾起我必須還原這歷史公案的真相

~~~~~~~~~~~~~~~~~~~~
allen 發表於: Sat.02/13, 2010 10:48 am

楊惠南提到:
做為一個「佛教革命家」的太虛,
由於他妥協於傳統的非革命成分,
而使得「革命」無法成功;

又太虛個人深具「融貫」的容忍性格,
使得他的「人生佛教」具有多分保守特質;

加上太虛是一位過分樂觀的理想主義者,
這都是讓他終究要走上失敗的命運。 


~~~~~~~~~~~~~~~~~~~~

這裡號稱「佛教革命家」的太虛 
就是當年「大鬧金山」事件的主角 
若非虛雲老和尚力保此一領大衣

還好「革命」沒有成功 
否則說不定今天的出家人都跟日本一樣 
每天上班,穿西裝,取妻生子 
僧眾戒律蕩然無存!!! 

真相就在下面兩段: 


一九五九年九月十二日中午十二時,老和尚對侍者說:「我剛才在睡夢中,見到一頭牛踏斷了佛印橋的石板,又見到碧溪的水流間斷了。」隨即閉目不語。直至十二點半,老和尚喚待者們一起進去,對他們說:
「你們侍奉我多年,都辛勞了。以前的事不多說,我近十年來,含辛茹苦,天天在危疑震撼之中,受盡毀謗及諂曲,我都甘心承擔,
只想為國內保存佛祖道場,為寺院守祖德清規,為一般出家人保存此一領大衣。此一領大衣,我是拼命爭取回來的,你們都是我的入室弟子,是知道經過的。你們此後如有把茅蓋頭,或是應化四方,亦須堅持保守此一領大衣,但如何能夠永久保守呢?只有一字,名:『戒』。」
~~~~~~~~~~~~~~~~~~~~~~~~~~~~~~~~~~~~~ 
太虛大師在民國元年籌組「佛教協進會」,會章含有以佛教財產辦佛教公共事業的社會革命意味因牽涉財產利益,遂演成「大鬧金山」事件。民國十二年,針對陳獨秀、李大釗等人主辦《新青年》雜誌鼓吹馬克思主義,北京亦有寧達蘊、張宗載主持「《佛化新青年》,推行佛化新青年運動,組織佛化新青年會,並推太虛大師為導師,提倡以農禪、工禪服務社會

寄禪的突然逝世,使得太虛與傳統叢林間,失去協調的中介。八指頭陀寄禪為當時佛教界的領袖,對太虛愛護備至。「金山寺事件」後,寄禪勸太虛放棄「佛教協進會」,共同參與進行中的「中華佛教總會」,暫時緩和了新佛教運動者的尖銳氣焰。
~~~~~~~~~~~~~~~~~~~~~~~~~~~~~~~~~~~~~~~~~ 

這就是台灣佛教徒捧在手心的太虛大師
奉太虛大師為是具全宇宙、全人類的氣度恢宏的「全方位的佛教革命家」

請大家看看他的偉大在哪裡?

~~~~~~~~~~~~~~~~~~~~~~~~~
三佛主義與三民主義

太虛大師、有見於民國肇建之後,佛教所受到的大規模破壞,故戮力從事革新僧制之建設,曾會通三民主義之準則,高唱「三佛主義」。太虛大師曾說︰「由中國革命,推及世界革命的國民革命,有三民主義;由國民佛化,推及人世佛化的佛教革命有三佛主義」。這是太虛大師計劃的佛教革命方案。在民國 17 年大師作的「對於中國佛教革命僧的訓詞」(註八)即提到「我的佛教改進運動略史」的宗旨及建設次第(如下圖)。

宗旨︰
一、革除
甲、君相利用神道設教的迷信
乙、家族化剃派法派的私傳產制
二、革改
甲、改變教僧遁世高隱為廣行化導民眾
乙、改變度死奉事鬼神的佛教為資生服務人群的佛教
三、建設
甲、依三民主義文化,建設由人而菩薩而佛的人生佛教
乙、以大乘的人生佛教精神,建設適應現時中國環境的
佛教僧伽制。
丙、收新化舊成中國大乘人生的信眾制
丁、以大乘的人生佛教使各群眾皆融於佛教的十善風化,
成為國俗乃至全人世之十善文化。

建設次第──即「三佛主義」,即「建設」之乙、丙、丁三項。

三佛主義──
   佛僧主義──旨在促進僧團的改革
佛化主義──力求全國僧俗一體化,以謀求社會佛教化  佛國主義──促使中國成為遍滿菩薩行之淨土

「這三個主義本為一個『佛教救世主義』,而在進行的努力上
則為一個『佛教革命主義』,且分三個時期依次第推行」,足見
太虛大師對時局匡正之熱切,及救挽佛教流弊之獨到創見,他是
個有恢宏視野的佛教理論家,更是個「施無畏」的佛教實踐家及
改革家。 


~~~~~~~~~~~~~~~~~~~~~~~~~~~~~~

軟體之美 發表於: Sat.02/13, 2010 11:29 pm

你只須簡單幾個網址
連到幾個學者

江燦騰說...
呂澂說..

何必一天一點
支離破碎

若不幸轉貼非佛教徒學者 破壞佛教 造業無邊

惑亂聖眾。壞和合僧故


~~~~~~~~~~~~~~~~~

軟體之美一路不斷地在一旁跟allen叫囂 
請問到底在怕甚麼? 
怕太虛法師原形鄙陋嗎? 
還是怕印順法師不堪檢驗? 
怕讓大家更清楚事件的真相嗎?

想掩飾太虛法師這位想破壞佛教的元兇 
沒有得逞的真相 
反而怪起那些揭露其內幕的人 
是?亂聖眾,壞和合僧? 

~~~~~~~~~~~~~~~~~~~~~~~~~~~~~~~~~~~~~~~~~~~
2005/8/26
大鬧金山


一個經常把虛雲老和尚的法彙捧在手上的人
卻一直無法看得下太虛法師的著作
無法解釋可能就是一個'相應'吧?

直到網上查資料才恍然~


太虛大師在民國元年籌組「佛教協進會」,會章含有以佛教財產辦佛教公共事業的社會革命意味因牽涉財產利益,遂演成「大鬧金山」事件。民國十二年,針對陳獨秀、李大釗等人主辦《新青年》雜誌鼓吹馬克思主義,北京亦有寧達蘊、張宗載主持「《佛化新青年》,推行佛化新青年運動,組織佛化新青年會,並推太虛大師為導師,提倡以農禪、工禪服務社會

寄禪的突然逝世,使得太虛與傳統叢林間,失去協調的中介。八指頭陀寄禪為當時佛教界的領袖,對太虛愛護備至。「金山寺事件」後,寄禪勸太虛放棄「佛教協進會」,共同參與進行中的「中華佛教總會」,暫時緩和了新佛教運動者的尖銳氣焰。

1952年,大陸成立「中國佛教協會」時,中共派員出席,會中許多教徒,提出佛教的清規戒律應該廢除,並說這些典章,害死了許多青年男女。更有人主張「信教自由,僧娶尼嫁,飲酒食肉,也都應當自由,誰也不能管。」當時與會的虛雲法師看到佛教將因此面臨消亡的危險而挺身抗辯,要求保存戒律和佛教服飾。正是這位虛雲法師曾被誣?「反革命」,拘禁在方丈室內,絕其飲食,大小便均不許外出,還被勒令交出黃金、白銀和槍械。虛雲在回答「無有」後,慘遭毒打,頭破血流,肋骨折斷。當時虛雲已經112歲了。軍警將他從榻上推倒在地,第二天再來,看見虛雲未死,又予毒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