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未識古人煎水意


這套是我在網路上買的線裝書,可惜的是不是木板印刷,而是影印版.

蟹眼候湯:
候湯即煎水
候湯將蟹眼
茶急取起投入

候湯最難:
未熟則沫浮
過熟則茶沉


茶須緩火炙,活火煎,始則魚目散布,微微有聲;中則四際泉湧,累累若貫珠:終則騰波鼓浪,水氣全消,此謂老湯三沸之法.非活火不能成也。

謂人曰:「茶須緩火灸,活火煎。活火謂炭火焰火也。」

李約

 
活水還須活火烹,自臨釣石汲深清。 
大瓢貯月歸春甕,小杓分江入夜瓶。 
雪乳已翻煎處腳,松風忽作瀉時聲。 
枯腸未易禁三椀,坐聽荒城長短更。

蘇軾《汲江煎茶


蟹眼已過魚眼生,颼颼欲作松風鳴。 
蒙茸出磨細珠落,眩轉遶甌飛雪輕。 
銀瓶瀉湯誇第二,未識古人煎水意。 
君不見昔時李生好客手自煎,貴從活火發新泉。
又不見今時潞公煎茶學西蜀,定州花瓷琢紅玉。
我今貧病常苦飢,分無玉盌捧蛾眉。
且學公家作茗飲,塼爐石銚行相隨。
不用撐腸拄腹文字五千卷,  
但顧一甌常及睡足日高時 。

蘇軾《試院煎茶


一碗喉吻潤,二碗破孤悶。 三碗搜枯腸,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發輕汗,平王不平事, 盡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先靈。 七碗吃不得也,惟覺兩腋羽羽清風生。


盧仝《謝孟諫議寄新茶》

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熊本の本震M7・3

今天起,台灣信眾留言一律刪除!




熊本のM7・3が一連の本震
阪神大震災級のM7.3
熊本地震の本震、最大加速度が阪神大震災の2倍

気象庁は、16日1時25分ごろに熊本県で起きた地震の規模について、マグニチュード7.3(暫定値)と発表。当初の7.1から変更しました。1995年の阪神大震災級です。










                                      


熊本で震度7
14日午後9時26分の地震

發佈日期:2016年4月14日
14日午後9時26分ごろ、熊本県内で震度7の地震が発生しました。菅官房長官が緊急­会見を行いました。

今天起台灣信眾留言一律刪除!

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山門不幸

山門不幸の用語解説 - その寺の住職の死。

中台禪寺開山方丈惟覺老和尚,8日晚間10點31分圓寂。

時間很巧!

同一天梅庵聲明:
今後的梅庵都跟台灣無關了,這就是所謂的緣盡了!

2016/4/8
鄭元生,請先救救你自己!
和四大山頭所有的信眾

下面照片那個人
帶來了台灣一切劫難,包括宗教
帶來了中國大陸一票魔界的人(當今中國佛教會)魔化台灣!
編織其綿密四大山頭的魔網
所有台灣人,沒有一個不被收編的!
沒有一個台灣人能夠逃得過其魔網!

請先深入瞭解藏在四大山頭背後,不為人知的污垢!
我只是挖出來給愚痴的台灣信眾知道而已!
像你一樣井底之蛙,淺薄的佛法,已經無藥可救,可憐的信眾!

請放心!
我對台灣信眾,沒有任何興趣!
更沒有能力去救度!
台灣信眾自求多福吧!

最後再次呼籲
四大山頭所有的信眾,請遠離梅庵!
這是最後的一次回應!



如何是一切法不受?

鄭元生,我今天刪了,明天也可以讓它再現!
等你能做到“一切法不受!”時,再來!
否則,請休去!

再次聲明:
凡是台灣四大山頭信眾,都一律刪掉其留言!
請遠離梅庵!

2016年4月5日 星期二

崩壞的台灣!

今天起,所有台灣信徒,請遠離梅庵!
梅庵與台灣信徒緣盡於此!
今後不再回應台灣信徒!

  西夏文《金光明經》

西夏神宗於1214 年就命人以泥金繕寫此經,求佛護佑其國土,他的發願文曾如此讚嘆此經:「朕聞我佛世尊,以本根智,證一味真實義,依後得緣,開千異妙法門。其中守護家國,福智蓄集,世俗、勝義雙全,現身、來世速益者,唯此《金光明經》是也。」




魔界所控制下的台灣
所有最醜陋愚痴的事情都在台灣!
乃因魔界控制著台灣的宗教!
連台灣的下一代都被染指了!
所以何時終結四大山頭!
台灣何時解脫!

昨日的西夏
明日的台灣

歷史上的西夏王朝並不屬於中國

為何ㄧ個表面上佛教很興盛的國家,會走向滅亡的命運?
是天災(地震瘟疫)加上人禍(成吉思汗的追殺)把西夏推向萬劫不復滅絕的結局!

西夏(公元1038年-1227年)
西夏從景宗元昊在西元一0三八年建國稱帝,到西元一二二七年末帝投降蒙古,共經十主,歷十一百九十年。

1227年1月,成吉思汗留一部分兵力繼續圍攻中興府,自己帶領大部分軍隊渡黃河進攻積石州,以徹底卡斷夏軍後路。夏軍日夜在都城堅守、抵抗。多次打退蒙軍的進攻。 5月,成吉思汗回師隆德,因天氣炎熱,在六盤山避暑休整,派人前往中興府勸降。
  6月,西夏京畿地區發生強烈地震,房屋倒塌,瘟疫流行。史載:“地大震,宮室多壞,王城夜哭。”被蒙古軍隊圍困達半年之久的中興府,糧盡援絕,軍民多患病,已失去了抵抗能力。西夏末主走投無路,只得派遣使節告諭成吉思汗,請求寬限一個月獻城投降。
  這次地震,將西夏推向了萬劫不復的結局。 7月,成吉思汗在六盤山區的清水(今甘肅清水縣)西江得了重病。不久,西夏末主投降蒙古,蒙軍帶著末主及幾位夏將行至薩里川時,成吉思汗病亡。為了防止夏主生變,蒙古軍隊遵照成吉思汗的遺囑,將西夏末主等殺死,並一舉蕩平中興府。至此,建國189年的西夏王朝終被成吉思汗滅亡。



1909年5月,科茲洛夫一行再抵黑水城,在城內外各處重新展開大規模挖掘行動。令科茲洛夫大失所望的是,這次大規模發掘竟然毫無發現。 6月12日,搜尋的工人撬開西城外一座高約10米,底層面積約12平方米的佛塔的底層,呈現在眼前的竟是層層疊疊多達2.4萬卷古代藏書和大批簿冊、經卷、佛畫、塑像等,無怪乎後來俄國人聲稱彷彿找到了一個中世紀的圖書館、博物館!在之後的9天裡,他們徹夜不離這個佛塔,拿出一件件文獻和藝術珍品,運往秘密營地。嚐到甜頭的科茲洛夫自從發現了“偉大的塔”後,挖掘行為變得更加野蠻,幾乎見塔就挖。黑水城周圍總共被挖掉了30多座塔。後人統計,黑水城周圍80%的塔因為科茲洛夫的瘋狂盜挖行為而被毀壞。他們將挖掘的寶物打包,用40只駱駝裝載這些罕見的文獻與500多件精美絕倫的藝術品踏上了歸途。

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釋印順昏迷時的腦波


所有四大山頭的信徒,請遠離梅庵!
梅庵未曾去招攬任何人進來!請速遠離!

那時導師心跳還有三十幾下,我喘著氣站定,彎下身跟導師說:「師父,請您安心,我們都在這裡……」剎那間,導師臉上出現了一個表情,好像在跟我說「再見」;緊接著生理監視器發出嗶嗶響聲──導師的心跳從三十二下歸零。這前後不到一分鐘。

當醫師以為他陷入昏迷時照腦波,卻發現腦波反應猶如禪定般,直到圓寂前都保持安詳。

請問陷入昏迷時的腦波和禪定的腦波是一樣的嗎?
只想騙騙弱智的慈濟人,是剛好而已嗎?


2016/3/29
被製造出來的「臨終法語」

台灣的釋印順生前收了兩位驚世徒弟
一是釋證嚴
一是釋昭慧
代表的是台灣四大山頭的慈濟和佛光山

台灣四大山頭已往生的有法鼓山住持釋聖嚴
所以台灣有三大山頭的勢力都在釋印順和釋聖嚴身上

釋印順和釋聖嚴臨終前的共同點都是在加護病房
既然彌留之際都是在加護病房
所以只好都得製造了一句「臨終法語」分別是:

「不是這樣,不是那樣,一切法皆空」
本來沒有我,生死皆可拋。

聖一老和尚云:


記復仁和尚

最初住持這紀念堂的復仁和尚,他住持這紀念堂時我年紀還輕,便來幫助他,一年打四個八個或十個禪七,他當時年紀差不多八十歲,患有嚴重胃病,雖然如此,我從未聽到他說個苦字。他老人家在禪定中是否開悟我們不知道,但定力是有的,有時大眾來聚會,全港的大德高僧聚在一起,我以旁觀者來觀他們,所有的出家人都被風吹動了,只有他如如不動,他的形像好像未曾到法會一樣,好像還在坐禪一樣,如如不動,我知道他老人家有禪定的功夫,後來他就是坐在這禪堂內圓寂的,那時剛好十二點,在香港大德高僧中,能夠不睡床,不入醫院,坐著圓寂的惟復仁和尚而矣,可知現在善知識了了無幾。


2016/3/29
待會要出門,回來再告訴大家,為何「印順的臨終法語」是釋昭慧說的?
不知釋昭慧說的「印順的臨終法語」
到底要印證印順法師開悟呢?
還是要印證印順法師沒開悟呢?

釋昭慧:「印老臨終法語」是子虛烏有的。
印順導師「臨終法語」公案
--國史館口述歷史訪談錄片段分享
  所謂導師最後的「臨終法語」(「不是這樣,不是那樣,一切法皆空」),被媒體刊佈之後,帶來很大的困擾。導師並沒有講過那樣的法語,網路、報紙的哄傳,逼得我們不得不透過《中國時報》、《自由時報》,正式提出更正。
  事情是這樣的,導師圓寂當天,下午召開記者會,由慈濟統籌,事前我們在靜思書軒召開記者會的會前會。會中決議,記者會主持人是慈濟發言人何日生教授,並且請印海長老、我及慈濟醫療團隊的院長、副院長發言,由印海長老宣告導師圓寂這件事情,慈濟醫療團隊報告有關導師住院這五年來的醫療情形,以及最後圓寂的病因,我則在記者會中,向大家略為介紹導師的生平德業。由於慧理法師長期親炙於導師座下,如果記者問到關於導師生平的問題,就公推慧理法師負責回答。
  慈濟的行事是很嚴謹的,連證嚴法師到來,因為事先沒有安排,也沒有公開講話,記者問她問題時,證嚴法師搖搖頭沒有回答,一方面也因難過悲傷。導師雖然在佛教界聲望崇隆,但他的大名對記者而言,還是很陌生的,因此記者們一時也問不出什麼問題,記者會就這樣結束了。結束以後,我與證嚴法師進到會議室,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記者們忽然間開始想要問問題了,於是包圍住慧理法師,這時有一位尼師竟然主動在旁邊說,她也有一點感想。記者問她是誰?她說她是導師「最後一位入室弟子」。這就吸引了記者的好奇,接下來她便講出那一段自己編造的「導師臨終法語」。我離開會場時,還有一位記者問我:「請問『最後一位入室弟子』有什麼特殊意義沒有?」我說:「沒有啊!就是最後一個剃度的人,有什麼特殊意義呢?」但當時我還完全沒意會到這個戲劇性變化。因為導師圓寂是大家深感悲傷的事,我們做夢都不會想到,會有人趁著這機會來刻意標榜自己的特殊身份!
  第二天早上一看報紙,糟糕!各報標題都用她編的那段:「印老臨終法語:『不是這樣,不是那樣,一切法皆空。』」給人無限的想像空間。導師講話向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邏輯性很強,沒有什麼曖昧,也從不打野狐禪。一些網友將此視作「中觀見」,這是對中觀「空」義的誤解。實則該句「臨終法語」,早已淪為中觀者所斥責的「惡取空見」!我起先沒意會到嚴重性,雖然不高興,也只是自我安慰,想這也許只是一日新聞,過了就好,可是沒想到之後這句不怎麼高明的話,竟然在網路上飛速傳載。
  到了6月11日追思讚頌典禮那天,導師靈柩從福嚴精舍引領到香山,大家穿著海青集合時,我很生氣地質問她:「為什麼要編造那些話?妳知道這樣對導師的影響多深遠嗎?」她沒有直接回答,托辭說典禮快開始了。我很不高興,但是也很無奈。
  到了香山,等著要到獅頭山荼毗,中間休息的時候,《中國時報》記者林倖妃打電話告訴我:「明天要做專輯。」於是我趕緊告訴她「印老臨終法語」是子虛烏有的。她聽了很震驚,告訴我:報社主管們都很好奇,還問這個啞謎到底有何密意?他們都很重視這句話,但它竟然是被捏造出來的!我說:「如果妳要寫報導的話,順便澄清也好,因為網路上已經渲染成一片。但是讓我先徵求師兄弟們的同意。」
  荼毗以後等待撿骨,在遊覽車上吃中餐,我拿起麥克風,一開口,就見那個尼師溜了。我向大家公佈這件事的嚴重性,並且詢問意見,當場大家聽了都蠻憤怒的,很不諒解她的作為。於是我就徵求大家的同意,讓《中國時報》於明天的專輯中做一澄清。
  為了更謹慎起見,我先詢問相關的人,當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有一位證嚴法師的徒弟德吟法師,很難過地直掉眼淚。她告訴我,原來實情很簡單,那些年,證嚴法師的徒眾們照料導師,導師雖然歲數大了,頭腦還是非常清楚,有時候她們拿個東西給導師,導師會說:「不是這個!」拿別的,導師說:「不是那個!」很清楚地告訴她們,他要的是哪一個,可見導師的思維非常清楚。她於是很法喜地向這位尼師分享她的心情。如此而已,沒想到竟然給該尼師編出所謂「臨終法語」的大謊言。過往我總是依於史料來了解史實,經過這次事件,我終於體會到:史料,參考就好,別太當真。因為確實是有人會編造歷史、捏造事實的。
  我這樣正式提出澄清,等於是讓該位尼師十分難堪,可是我總不能為了怕得罪她,就置歷史真相於不顧啊!導師向來很不喜歡那種莫名其妙的無頭公案,今天如果不澄清這個事情,將來就變成定案,這不就完全辜負他一生講道理而不打啞謎的道風嗎?直到民國一○二年,在臉書上竟還有一位出版家,引了那句「臨終法語」,我趕緊致函告知原委。看來那句啞謎至今還誤導著許多眾生,真是遺憾啊!
照片說明:94年6月4日下午,於慈濟醫院第一會議室召開記者會,發佈印順導師圓寂新聞。敝人概述導師之德學成就與深遠影響。


google 一下發現舊帖暴衝:
http://mercybuddha2011.pixnet.net/blog/post/320572982-釋證嚴是聖人嗎?

佛法講的是因緣時節
台灣四大山頭,我只見過惟覺法師,大陸我卻見過所有虛雲老和尚的嫡傳法嗣,大陸有高僧有佛法!
台灣的寺院,我只去過少數幾間寺院,卻走遍日本超過200間寺院,日本今天雖沒有得道高僧,沒有正法傳承,然民間有堅固的佛教信仰!

反觀台灣什麼都沒有,卻盡是魔種!
為何說盡是魔種?
台灣四大山頭,是誰養大的?當然是他的魔子魔孫!又台灣人有誰沒養過四大山頭?
甲午年後,先燒掉釋證嚴,再來是釋星雲?等四大山頭都滅了後,就是代表台灣的下一代,不是魔種了!

為何說當今這代台灣人盡是魔種?
因為他們的任務是要來滅佛種的!所以梅庵的任務,當然也只能是來幫大家種善根而已!
最初老是聽得道高僧說要大家種善根,就有疑,明明他就有能力來度大家的,為何不度,只來幫大家種善根?後來才明白,原來就是在等我們下一代的佛種!

記得許久之前,就要大家跟四大山頭切割,當然大家都沒做到,因為不信,肯定是不信!因為是魔子!
許久之前也說過的梅庵與虛雲老和尚的法嗣,所能做的,只能幫大家種善根,來日脫離魔界!



Cashmere Hills


荷味線香

                                                Cashmere HillsChristchurch


2016/3/27
這天是耶穌復活和觀音菩薩誕辰同一天的日子
Cashmere HillsChristchurch
耶穌復活而有的意外之行

週日,車子向北開,忘了是耶穌復活,當然也忘了是觀音菩薩誕辰,只好南回,途中便起念開上山賞景.
半夜突然想起,今日難道是大日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