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釋印順昏迷時的腦波


所有四大山頭的信徒,請遠離梅庵!
梅庵未曾去招攬任何人進來!請速遠離!

那時導師心跳還有三十幾下,我喘著氣站定,彎下身跟導師說:「師父,請您安心,我們都在這裡……」剎那間,導師臉上出現了一個表情,好像在跟我說「再見」;緊接著生理監視器發出嗶嗶響聲──導師的心跳從三十二下歸零。這前後不到一分鐘。

當醫師以為他陷入昏迷時照腦波,卻發現腦波反應猶如禪定般,直到圓寂前都保持安詳。

請問陷入昏迷時的腦波和禪定的腦波是一樣的嗎?
只想騙騙弱智的慈濟人,是剛好而已嗎?


2016/3/29
被製造出來的「臨終法語」

台灣的釋印順生前收了兩位驚世徒弟
一是釋證嚴
一是釋昭慧
代表的是台灣四大山頭的慈濟和佛光山

台灣四大山頭已往生的有法鼓山住持釋聖嚴
所以台灣有三大山頭的勢力都在釋印順和釋聖嚴身上

釋印順和釋聖嚴臨終前的共同點都是在加護病房
既然彌留之際都是在加護病房
所以只好都得製造了一句「臨終法語」分別是:

「不是這樣,不是那樣,一切法皆空」
本來沒有我,生死皆可拋。

聖一老和尚云:


記復仁和尚

最初住持這紀念堂的復仁和尚,他住持這紀念堂時我年紀還輕,便來幫助他,一年打四個八個或十個禪七,他當時年紀差不多八十歲,患有嚴重胃病,雖然如此,我從未聽到他說個苦字。他老人家在禪定中是否開悟我們不知道,但定力是有的,有時大眾來聚會,全港的大德高僧聚在一起,我以旁觀者來觀他們,所有的出家人都被風吹動了,只有他如如不動,他的形像好像未曾到法會一樣,好像還在坐禪一樣,如如不動,我知道他老人家有禪定的功夫,後來他就是坐在這禪堂內圓寂的,那時剛好十二點,在香港大德高僧中,能夠不睡床,不入醫院,坐著圓寂的惟復仁和尚而矣,可知現在善知識了了無幾。


2016/3/29
待會要出門,回來再告訴大家,為何「印順的臨終法語」是釋昭慧說的?
不知釋昭慧說的「印順的臨終法語」
到底要印證印順法師開悟呢?
還是要印證印順法師沒開悟呢?

釋昭慧:「印老臨終法語」是子虛烏有的。
印順導師「臨終法語」公案
--國史館口述歷史訪談錄片段分享
  所謂導師最後的「臨終法語」(「不是這樣,不是那樣,一切法皆空」),被媒體刊佈之後,帶來很大的困擾。導師並沒有講過那樣的法語,網路、報紙的哄傳,逼得我們不得不透過《中國時報》、《自由時報》,正式提出更正。
  事情是這樣的,導師圓寂當天,下午召開記者會,由慈濟統籌,事前我們在靜思書軒召開記者會的會前會。會中決議,記者會主持人是慈濟發言人何日生教授,並且請印海長老、我及慈濟醫療團隊的院長、副院長發言,由印海長老宣告導師圓寂這件事情,慈濟醫療團隊報告有關導師住院這五年來的醫療情形,以及最後圓寂的病因,我則在記者會中,向大家略為介紹導師的生平德業。由於慧理法師長期親炙於導師座下,如果記者問到關於導師生平的問題,就公推慧理法師負責回答。
  慈濟的行事是很嚴謹的,連證嚴法師到來,因為事先沒有安排,也沒有公開講話,記者問她問題時,證嚴法師搖搖頭沒有回答,一方面也因難過悲傷。導師雖然在佛教界聲望崇隆,但他的大名對記者而言,還是很陌生的,因此記者們一時也問不出什麼問題,記者會就這樣結束了。結束以後,我與證嚴法師進到會議室,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記者們忽然間開始想要問問題了,於是包圍住慧理法師,這時有一位尼師竟然主動在旁邊說,她也有一點感想。記者問她是誰?她說她是導師「最後一位入室弟子」。這就吸引了記者的好奇,接下來她便講出那一段自己編造的「導師臨終法語」。我離開會場時,還有一位記者問我:「請問『最後一位入室弟子』有什麼特殊意義沒有?」我說:「沒有啊!就是最後一個剃度的人,有什麼特殊意義呢?」但當時我還完全沒意會到這個戲劇性變化。因為導師圓寂是大家深感悲傷的事,我們做夢都不會想到,會有人趁著這機會來刻意標榜自己的特殊身份!
  第二天早上一看報紙,糟糕!各報標題都用她編的那段:「印老臨終法語:『不是這樣,不是那樣,一切法皆空。』」給人無限的想像空間。導師講話向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邏輯性很強,沒有什麼曖昧,也從不打野狐禪。一些網友將此視作「中觀見」,這是對中觀「空」義的誤解。實則該句「臨終法語」,早已淪為中觀者所斥責的「惡取空見」!我起先沒意會到嚴重性,雖然不高興,也只是自我安慰,想這也許只是一日新聞,過了就好,可是沒想到之後這句不怎麼高明的話,竟然在網路上飛速傳載。
  到了6月11日追思讚頌典禮那天,導師靈柩從福嚴精舍引領到香山,大家穿著海青集合時,我很生氣地質問她:「為什麼要編造那些話?妳知道這樣對導師的影響多深遠嗎?」她沒有直接回答,托辭說典禮快開始了。我很不高興,但是也很無奈。
  到了香山,等著要到獅頭山荼毗,中間休息的時候,《中國時報》記者林倖妃打電話告訴我:「明天要做專輯。」於是我趕緊告訴她「印老臨終法語」是子虛烏有的。她聽了很震驚,告訴我:報社主管們都很好奇,還問這個啞謎到底有何密意?他們都很重視這句話,但它竟然是被捏造出來的!我說:「如果妳要寫報導的話,順便澄清也好,因為網路上已經渲染成一片。但是讓我先徵求師兄弟們的同意。」
  荼毗以後等待撿骨,在遊覽車上吃中餐,我拿起麥克風,一開口,就見那個尼師溜了。我向大家公佈這件事的嚴重性,並且詢問意見,當場大家聽了都蠻憤怒的,很不諒解她的作為。於是我就徵求大家的同意,讓《中國時報》於明天的專輯中做一澄清。
  為了更謹慎起見,我先詢問相關的人,當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有一位證嚴法師的徒弟德吟法師,很難過地直掉眼淚。她告訴我,原來實情很簡單,那些年,證嚴法師的徒眾們照料導師,導師雖然歲數大了,頭腦還是非常清楚,有時候她們拿個東西給導師,導師會說:「不是這個!」拿別的,導師說:「不是那個!」很清楚地告訴她們,他要的是哪一個,可見導師的思維非常清楚。她於是很法喜地向這位尼師分享她的心情。如此而已,沒想到竟然給該尼師編出所謂「臨終法語」的大謊言。過往我總是依於史料來了解史實,經過這次事件,我終於體會到:史料,參考就好,別太當真。因為確實是有人會編造歷史、捏造事實的。
  我這樣正式提出澄清,等於是讓該位尼師十分難堪,可是我總不能為了怕得罪她,就置歷史真相於不顧啊!導師向來很不喜歡那種莫名其妙的無頭公案,今天如果不澄清這個事情,將來就變成定案,這不就完全辜負他一生講道理而不打啞謎的道風嗎?直到民國一○二年,在臉書上竟還有一位出版家,引了那句「臨終法語」,我趕緊致函告知原委。看來那句啞謎至今還誤導著許多眾生,真是遺憾啊!
照片說明:94年6月4日下午,於慈濟醫院第一會議室召開記者會,發佈印順導師圓寂新聞。敝人概述導師之德學成就與深遠影響。


google 一下發現舊帖暴衝:
http://mercybuddha2011.pixnet.net/blog/post/320572982-釋證嚴是聖人嗎?

佛法講的是因緣時節
台灣四大山頭,我只見過惟覺法師,大陸我卻見過所有虛雲老和尚的嫡傳法嗣,大陸有高僧有佛法!
台灣的寺院,我只去過少數幾間寺院,卻走遍日本超過200間寺院,日本今天雖沒有得道高僧,沒有正法傳承,然民間有堅固的佛教信仰!

反觀台灣什麼都沒有,卻盡是魔種!
為何說盡是魔種?
台灣四大山頭,是誰養大的?當然是他的魔子魔孫!又台灣人有誰沒養過四大山頭?
甲午年後,先燒掉釋證嚴,再來是釋星雲?等四大山頭都滅了後,就是代表台灣的下一代,不是魔種了!

為何說當今這代台灣人盡是魔種?
因為他們的任務是要來滅佛種的!所以梅庵的任務,當然也只能是來幫大家種善根而已!
最初老是聽得道高僧說要大家種善根,就有疑,明明他就有能力來度大家的,為何不度,只來幫大家種善根?後來才明白,原來就是在等我們下一代的佛種!

記得許久之前,就要大家跟四大山頭切割,當然大家都沒做到,因為不信,肯定是不信!因為是魔子!
許久之前也說過的梅庵與虛雲老和尚的法嗣,所能做的,只能幫大家種善根,來日脫離魔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