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9日 星期六

請問到底是誰在殺生?



    請問到底是誰在殺生?

    早時很窮出國旅行我經常穿二手的皮鞋,(現在外出則習慣穿加德滿都 Kathmandu Outlet 的運動鞋)就有慈濟會員透過朋友問我(頗有挑釁的味道),為何要穿皮鞋?

    我根本不想回答,因為他們哪裡知道二手皮鞋既便宜又好穿,最重要的是走再長的路,腳都不會酸!更重要的是到底誰在殺生?當釋證嚴要她的慈濟愚民吃素,於是就勾結頂新製造一系列的黑心素食來喂養她的慈濟愚民,而這些慈濟愚民,不但被謀財(買會員證)還被害命(吃頂新的黑心素食)後,連自己被殺生了都不知,竟然還被洗腦,去懷疑穿皮鞋穿毛衣的人有沒有修行?

 楊索:初心

慈濟發展出如此龐大的體系,其強大的募款能力排擠眾多社福公益團體資源,詬病之處在缺乏相對性的監督。慈濟人創造的資源回收事業相對性剝奪弱勢族群回收來源,但也不見慈濟決策圈思考這項作為缺失處。

外界皆知證嚴法師是慈濟事業體的穩固力量,證嚴若不在了,慈濟是否將崩解潰散常被提起,原因恐怕該事業體向以人治著稱。多年前,慈濟內部曾找我寫書宣揚印尼分部金光集團領導人的善舉與該分部的作為。要求我清晨五點抵達北投的大愛電視台,強調「上人難得來台北,時間寶貴必須配合。」因為那是證嚴法師主持的晨會時間。我三點起床,四點搭計程車出門,從台北的對角線到慈濟參加開會。那真是一場毫無效率可言的雜亂會議。在場有王端正、葉樹姍、阮義忠與多位慈濟決策圈高層,眾人圍繞證嚴,坐在小圓凳上聽其泛泛開示,然後你一句我一句盍各言爾志,話題毫無交集,約莫一小時半沒任何主題、結論就結束了,因證嚴還有下個行程。當然也沒討論出書一事。這僅是我瞥見的場面,無法概全,但十分訝異這種運作方式,可說比三人公司的會議不如。

有位號稱中國攝影教父的慈濟愚民說:

「隨師行腳:看見證嚴法師的慈悲與智慧」這本書是慈濟走過50年,來自於證嚴法師最初的那份悲心. 一路走來, 始終如一.

     這位慈濟愚民透過鏡頭的這顆心是與眾不同的嗎?一個出賣了自己的靈魂的人,還能有顆純淨的心,來看待他身邊人事物嗎?又他與釋證嚴共業的無邊業力,不禁讓人覺得冷汗直流!



請問釋聖嚴了生死了嗎?

發現自己的言行舉止讓他人不舒服、驚訝,
或者不以為然,要馬上反省、懺悔、改進。 


睡眠的先決條件,是把頭腦放鬆、全身肌肉放鬆、神經放鬆,才會睡得香甜安穩。

釋聖嚴的弟子們,請聽好!

修行是為了要自己了生死,不是為了去當神,或當萬人迷迎合眾生,讓人謨拜!
請問哪一位宗門祖師會去管人家睡得好不好?管人家心裡舒不舒服?人家睡得好不好?心裡舒不舒服?干你底事!盡是些幼稚至極的邪說邪見!以為自己是神?
請問釋聖嚴了生死了嗎?

告訴大家連佛陀的開示都有不舒服、驚訝
或者讓人不以為然
因為這跟佛陀的言行舉止無關!
是跟那些忠言逆耳的人,業力深重有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