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4日 星期日

終結大覺華寺


南島佛光會員湯于勲
其妻張慧瑛就是大覺華寺當家的幫兇(中間二位穿中國衫者)
與大覺華寺當家的爪牙,一起叫警察趕走住在精舍裡的出家人!
其行為手段非常令人可恥!

不知道自古以來,有哪一間寺院的山門龍頭是被狂風吹掉在地上的?
此事應該是空前絕後的吧?

到了2016年,所有極惡之人,皆將得到其應有的果報!
絕對沒有任何可以妥協餘地!

~~~~~~~~~~~~~~~~~~~~~~~~~~~~~~~~~~~~~~

住持同一人在大覺華寺沒有早晚課!
住持同一人在大覺華寺更無鐘板!
(禪門叢林的鐘板,我是在台灣蓮光寺學的)

住持同一人在大覺華寺連法會都沒有過堂,而且荒腔走板到極點!
大覺華寺的開山和尚依舊被封在原處,沒有上殿供奉!

我幾乎可以斷定從一開始重建就是要終結的意思!
馬來西亞亞洲唯一的穆斯林
穆斯林今天末日景象
正在說明什麼?



終結大覺華寺
乃和尚之本意非梅庵之意

大覺華寺當家口中宣傳偉大的接班人,不需上早晚課,不用修行,說要只想當住持的玩具,在基督城享盡富貴的生活!最終被紐西蘭政府遣返!跟台灣出家人一般樣,把信眾當白痴耍?偏偏台灣信眾就如白痴一般,甘願被騙被耍!最終將跟他們一起下地獄!

大覺華寺當家辦法會,用金錢分階級,把常住信眾,當奴隸打罵!卻把接班人當搖錢樹寵!說連學校到山上都捨不得讓他坐公車,捨不得讓他走路,當家一定不知道,我常從我家走路上山,我是這樣運動的!家人是女小學生時都要自己走路去上下學,路途更遠一倍!

大覺華寺當家,一個大男生說連搭公車都捨不得?竟然還要我去伺候他?當然被我當下拒絕!接班人被遣返前,是開車子上下學,身上有大筆的存款!大家不要忘了,當家辦法會是一毛不拔的!

所有台灣四大山頭的弊病,不但一樣都沒缺,還更嚴重,直至山門龍頭落地,連護法龍天都看不下去!然至今無悔意!

終結台灣四大山頭之前,當先終結大覺華寺!
終結大覺華寺,非梅庵也!乃大覺華寺當家也!

2015/10/31
再說一個很重要的公案
我原本對這位鄰居是一直很感恩的
更不知她何時變了樣?

早時剛認識,我對她是百般照顧,體諒她沒錢,幫她在一個超渡牌位寫上許多名字,讓當家懷疑被我吃了超渡費教他如何在師父到她家時順便讓師父幫他們家灑淨,又怕他們參加法會期間被放在露營車裡,心裡會不平衡,就跟他們一起住在露營車.
就這樣讓她以後為我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到底是什麼事,讓我對這位鄰居是一直都很感恩的?
1999年初她說要回大陸一趟,而且在香港要去拜見聖一老和尚,那時我根本沒有想到要去見聖一老和尚.幾個禮拜回來後,帶了一本“金剛經淺易”給我,告訴我說,她跑了三趟都沒見著老和尚,不死心一定要見到,既然下了決心,必定能見到!於是在第四趟終於了心願,老和尚送她一本“金剛經淺易”給她,還想到我,再幫我請了一本!又說拜別時,把書夾在腋下,被老和尚糾正不能這麼做!

接著又要告訴我要怎麼去寶林禪寺,我沒注意在聽她說什麼,因為我根本沒想要去呀!但因此竟然惹她很不高興地說,你到底要不要注意聽我說!
一定要我仔細地聽她告訴我如何去寶林禪寺

很不可思議吧!
就在我看了“金剛經淺易”一書後,開啟了改變我一生的千里拜師之行!
最後,再告訴大家!若沒她指示,我將無法得知在寶蓮禪寺,如何走到寶林禪寺去?


2015/10/22
一位比丘之死

ps:回覆只敢發私函名叫慧定的聖人
請問所有台灣很有修的聖人們:
為何台灣這麼多聖人,並沒有把台灣變成聖地?
卻只見到四大山頭坐大敗壞佛教!

本來這帖的標題是要叫做:終結大覺華寺
跟台灣無關!
沒想到台灣聖人又要表現自己很有修了
說我背了兩個月
敬告聖人!豈止兩個月?
我背了兩年了!

2013年基督城一位出家人突然往生了!

他的同修告訴我,連他的家庭醫生都很驚呀,因為他的身體沒有一點病徵!
接下來我要說一段公案,在說這段公案之前,請文智和尚的一位在家弟子,名叫慧僧的(請名叫慧定的不要自己對號入座),這帖子是為你寫的,就請務必仔細聽著:

我要說的是上面這張照片的公案:
2012年的3月底,我跟家人開車上山拿東西給開善師(3/28那天開善師是十年後再次出現在我家,十年間沒有聯絡,這位眼睛長在頭上的方太太,不知道為何知道?馬上衝上山來,很詭異!一邊打電話通知當家釋福榮,一邊跟我家人告狀,兩邊都說我聽不懂的廣東話!我在屋裡告訴開善師,說這個人又在外面搬弄是非了!(我根本不怕她跟我家人說什麼)一會兒,便進屋來用非常囂張的口氣告訴開善師,要他馬上搬走,釋福榮要文智和尚直接下指令給開善師,和尚並未接電話下指令,知道真正屋主的意思後,我就到屋外進車裡等人,我人在車裏,竟然拿起相機對著我拍照,她上山還特地帶照相機?要拍大家拍吧!我拿起手機也對著她拍.然後,警察到了,對付一位出家人要動用警察?

不但要開善師當場把所有傢俱行李搬到屋外,馬上交鑰匙給她,還要我把照片當著警察的面刪掉!(記住!當我沒有說話順從的時候,表示對方的舉動已經很嚴重了)我是真的當著幾位警察的面一一刪照片,沒想到一位女警走到我面前要我不要刪了!連警察都看不過去!

上面那一張就是僅存的!至於她照我的照片,我根本不在乎她放到哪裡去,要做什麼!

敬告文智和尚:光是這件事,鬧到要動用警察,我就無法原諒釋福榮!
這就是為何2013年你們來基督城,我不願再踏進精舍一步的原因!

最後,名叫慧僧的(不是慧定),我已經忘了你是誰,我有任何不對的地方,還輪不到你來說,我還有長輩!至於我是不是恆沙學者,你還沒資格論斷!

至於照片上那位,現在怎麼了?請去問你師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