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

扶桑行腳~聖德太子的法隆寺


                           

世界上最古老的木構建築
1993年12月正式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日本第一個世界文化遺產。

前幾天在日本雅馬遜網購這一本,原本在台灣書店有買過,送給得道高僧後,自己想要再買一本,結果發現已經絕版了!



下面是中文譯本的內容簡介:


日本第一個登錄為世界遺產的國寶級文物,內藏佛教稀世珍寶,世界最古老的木造建築,盡在《法隆寺》! 古墳時代的結束,開啟了佛教建築的時代。其契機肇始於西元592年推古天皇即位,旋立聖德太子為皇太子,並頒布信奉佛教的詔令,於是貴族競相興建寺廟。過去為崩殂天皇、祖先所蓋的古墳,也改為興建寺廟。 推古天皇13年(西元605年),篤信佛教的聖德太子將宮殿由飛鳥遷移至斑鳩之地,並於兩年後為用明天皇建造佛寺「斑鳩寺」。斑鳩寺同時有個中國式名字「法隆寺」。 法隆寺於天智天皇9年(西元670年)毀於祝融,直到天武天皇於西元672年即位之後,才由法隆寺僧侶與膳氏家族負責推動重建計畫,延請百濟和高句麗工匠的後代建造寺廟,造寺工從寺廟附近的生駒山砍伐上等檜木為建材,在眾人齊心協力之下,一座以金堂為主的木造建築於天武天皇8年(西元679年)再度完整呈現。天武天皇同時宣佈所有寺廟都要改用中國式名字,從此之後斑鳩寺就正式稱為「法隆寺」。 聖德太子於推古30年(西元622年)逝世,人們緬懷太子的人格,一股太子信仰的風氣自然興起,因此在各個時代法隆寺皆有規模不等的整建修葺。時至今日已有一千三百餘年,堂塔依然屹立不搖,成為世界最古老的木造建築。  
法隆寺的價値並非只是古老,而在於歲月淬煉的古代日本建築技術和智慧。本書作者西岡常一是日本著名的「宮大工棟梁」,曾在西元1934年至1954年參與法隆寺的「昭和大整修」,對這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木造建築非常熟悉了解;加上建築史學家宮上茂隆的專業剖析,以及建築科班出身的插畫家穗積和夫的精緻插圖,讓讀者在文字淺顯、插畫生動的書頁中輕鬆了解一千三百年的建築精華!

片段摘自網路:

日本:尋找失落的中國根(上)

張石 

周作人先生在談起日本觀感時說:“我們在日本的感覺,一半是異域,一半卻是古昔,而這古昔乃是健全地活在異域的,所以不是夢幻似地空假,而亦與高麗安南的優盂衣冠不相也”,“夏穗卿、錢念勳兩位先生在東京街上走路,看見店鋪招牌的某文句或某字體,常指點讚歎,謂猶存唐代遺風,非現今中國所有”。 (《日本的衣食住》)雖然周作人旅日距今已經110多年,往日日本也與現今迥然不同,但是我仍然可以在日本發現那些在中國失落了的文化之根,使我惆悵,也使我驚喜。

【梁思成的嘆息】
中國木結構建築歷史悠久,西安半坡村發掘的房屋遺址表明,中國早在新石器時代就已出現木結構房屋,基本上形成了用榫卯連接樑柱的承重框架體系,西漢時形成了以“秦磚漢瓦”和木結構完美結合的建築體系,史稱之為“土木之功”。這種斗拱式建築形態既達到了良好的支撐力學的效果,又充滿的美感,體現了濃厚的中華民族的建築神髓。

20世紀30年代,日本學者有人說:研究中國唐朝及以前的木結構建築只能去日本,使當時的中國建築家梁思成很受刺激,他帶著妻子和學徒們歷經艱險的四處尋訪,終於在五台縣偏僻地區發現了晚唐木結構建築佛光寺東大殿,20世紀50年代,文物專家又在五台縣發現了南禪寺,大殿平樑上面有“因舊名(時)大唐建中三年……重建殿法顯等謹志”的墨跡,推算其重建於中唐(782年),但更早的木結構建築卻只能是日本的法隆寺了,因此粱思成對法隆寺充滿了敬意。

梁思成出生在日本京都,直到12歲一直在日本生活,對日本的古建築情況十分了解。據說,梁思成與古都奈良之緣也堪稱悠遠。孩提時代,父親梁啟超就曾帶他去奈良的法隆寺遊覽,並買來一隻烏龜讓他放生。那時正值大殿重修,父親便花了一元錢的香資將梁思成的名字刻在了大殿的一片瓦上,以求佛祖保佑。 
(見王昇遠:《中國建築家梁思成挽救日本古都》)

1949年,他從報紙上看到一則消息,報導日本千年古剎法隆寺金堂被火燒毀了,他格外惋惜。當日本友人、松山芭蕾舞團創始人、建築家清水正夫來華訪問,當他見到梁思成時,梁迫不及待的問法隆寺是否完全燒毀了,有無修復之可能。清水正夫答道:尚可修復,梁思成這才放下心來。 “幾年之後,清水正夫再次訪華,梁恩成先生到他下榻的北京飯店看他,梁思成先生再一次問法隆寺金堂的修復問題。當清水正夫說法隆寺金堂已經完全修復,並將表面燒損的木柱依然保留時,梁先生非常高興地說:保存著火的痕跡,可以警示後人。”
(見王銘珍:《梁思成先生的故事》)

法隆寺又稱斑鳩寺,位於日本奈良縣生駒郡斑鳩町,按照日本的一般說法,法隆寺是日本推古天皇9年(601年),聖德太子在現在斑鳩町的位置上建立了斑鳩宮後,在斑鳩宮旁邊建的寺廟。

聖德太子是日本第31代天皇用明天皇的二皇子、日本首位女天皇、日本第33代天皇(592年12月8日至628年3月7日)的侄子,推古朝的改革推行者。在法隆寺金堂安置的銅造藥師如來坐像的背面有銘文,銘文的大意是:為了祈禱用明天皇的病自然痊癒,發願建立伽藍,不久用明天皇去世,推古天皇和聖德太子繼承用明天皇的遺志,完成了該寺和坐像。
而考古研究證明,現存的法隆寺西院伽藍並不是聖德太子在世時所建,而是7世紀末期到8世紀初建成,但是考古發掘也證明,在法隆寺西院伽藍建成以前,有燒毀的廟宇的遺跡,在被認為是聖德太子主持建立的斑鳩宮遺址的法隆寺東院,也有以前廟宇的遺跡,以此可以推測現存法隆寺與聖德太子的關係。

法隆寺建成當時,正值中國初唐,但由於文化傳播的非共時性,法隆寺在風格上直接承襲南北朝的建築傳統。
法隆寺由金堂及五重塔為中心的西院伽藍和以夢殿為中心的東院伽藍構成,西院伽藍是​​現存的世界上最古老的木造建築群。

西院伽藍以灰色瓦頂與黑灰蒼勁的古老梁柁椽檁為基本色調,原滋原味的中國南北朝時期建築風格的五重塔層層飛簷向上大小降冪排列,托起九個相輪,神秘的嚮往和蒼然古色在嚴整的建築韻律中升騰,飄入藍天白雲後面那遙遠的空靈。飛簷雲拱勾心鬥角,浸染千年風霜;苔痕廯跡暗黃深紫,訴說歷史厚重,而木結構建築上一道道細小、紛紜、深邃的層層疊疊的裂痕,彷彿把在海風中搖曳的遣唐使的神思娓娓道來……

以迴廊環繞佛寺的主角——金堂與五重塔式建築,是中國最古老的佛寺建築形式,這和後世佛寺採取的中軸線左右對稱的伽藍七式截然不同,在中國,這樣的佛寺建築已經很難發現。法隆寺1949發生過一場大火災,在大火災以前,寺內所有建築物都屬早期的原物(雖在有的建築物在公元708年被火毀過),現在有的已經重建或經修復,但藏經樓、傳法堂、食堂和東院的夢殿,均為8世紀前半葉的遺物。

法隆寺金堂(國寶)是重簷歇山頂佛堂。上層沒有設房間,將屋頂設為二重是為了外觀有氣派。金堂外檐下面的立柱上支撐房檐的斗拱採用“雲鬥”和“雲肘木”,這是一種既能分擔樑與柱之間的壓力而又美觀的多曲線南北朝款式。此外,二層的卍字形高欄(扶手)及將其支撐起來的曲腳人字拱也很獨特,這些都體現了中國南北朝時代佛教建築的特色。南北朝時佛教盛行,可謂“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樓閣式佛寺建築相當普遍,平面多為方形,額上施一斗三升拱,拱端有捲殺(注[1] ),柱頭補間鋪作人字拱,其中人字拱的形像也由起初的生硬平直發展到後來優美的曲腳人字拱,魏晉壁畫對這些樣式曾生地描繪了這些建築樣式,但是保存至今的這種古老的建築樣式,只能在法隆寺金堂、五重塔、中門、法起寺(奈良縣生駒郡斑鳩町大字岡本,離法隆寺不遠)的三重塔、法輪寺(奈良縣生駒郡斑鳩町三井)三重塔等處還能見到。

從現代觀光學觀點來看,保存完好的歷史文化與遺跡,不僅是文化財富,而且社會越是富足,人們越會在歷史名勝與遺跡中尋根溯源,撫今憶昔,法隆寺所創造的非物質和物質的價值已是天文數字,時間是她以幾何級數增長“利息”及她作為一種生產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

注[1]:卷殺(或稱收分曲線,英語:Entasisentasis):為建築學術語,指建築構造中,出於美學上的考量而對柱、梁、枋、斗拱、椽子等構件從底端起的某一比例起始砍削出緩和的曲線或折線至頂端,使構件外形顯得豐滿柔和的處理手法。


沒有聖徳太子,就沒有日本,更沒有日本佛教

請先看這段影片:


                            



聖德太子的法隆寺

聖德太子在日本的宗教地位,猶如印度之釋迦摩尼佛

聖徳太子(574‐622) 惠能六祖(638~713)

聖德太子致隋煬帝的國書:「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出天子,無恙乎?」

如是日出之處的天子
推古女天皇,不但是日本第33代天皇,更是日本歷史上第一位公認的女天皇。


前身是日落之處的禪師,今世是日出之處的太子

請移駕至:
http://mercybuddha2011.pixnet.net/blog/post/320575085
十一面観音菩薩行於西國~西國三十三札所巡

欽明天皇三十代
 三十一年,【庚寅。】春二月,第四皇子橘豐日尊,納庶妹間人穴太部皇女為妃。
 三十二年,【辛卯。】春正月,朔,甲子,夜,妃夢。有金色僧,容儀太艷,對妃而立,謂之曰:「吾有救世之願,願暫宿后腹。」妃問:「是為誰乎?」僧曰:「吾,救世菩薩。家在西方。」妃曰:「妾腹垢穢,何宿貴人?」僧曰:「吾不厭垢穢,唯望尠感人間。」妃曰:「不敢辭讓。左之右之隨命。」僧懷歡色,躍入口中。妃即驚寤,喉中猶似吞物。妃意太奇,謂皇子。皇子曰:「儞之所誕,必得聖人。」自此以後,始知有娠。妃之妊也,性殊叡敏,動止閑爽,樞機辨悟。經八月,言聞乎外。皇子、妃,并以太奇。

敏達天皇三十一代 
 元年,【壬辰。】春正月,一日,妃巡宮中。到于廊下,不覺有產。【入胎正月一日,開誕亦正月一日。總經一十二箇月矣。】女孺驚抱,疾入寢殿。妃亦無恙,安宿幄內。皇子驚,詢侍者,會庭。乎有赤黃光明,至西方,照耀殿內,良久而止。敏達天皇,【猶居東宮。】乍聞此異,命駕而問之。及殿戶,復有照耀。天皇大異之。敕群臣曰:「此兒,後必有異於世。」即命有司,定大湯坐、若湯坐,而沐浴抱奉。天皇以褓受之,授皇后,皇后授父皇子,皇子亦授妃。妃披懷受,身體太香。

 三年
    三歲,【甲午。】春三月,有桃華宴之旦。皇子與妃,率太子,遊於後園。太子在抱近皇子。皇子問曰:「吾兒何謂?樂桃花乎?樂松葉乎?」太子答曰:「松葉為賞。」皇子問之:「何以?」太子答之:「桃華,一旦之詠物。而松葉,萬年之壽木也。故為可賞之。」皇子撫頂,及抱之。其身太香,非世之所嗅。太子仰看皇子曰:「兒之入於御手也,如登百丈之巖,浮千尺之浪,太畏太危。」皇子大笑焉。

   六歲,【丁酉。】冬十月,遣百濟國大別王,將經論並律師、禪師、比丘尼等還來。由此奏狀。太子侍天皇床下,奏曰:「兒情欲見持來經論。」天皇問之:「何由?」太子奏曰:「兒昔在漢,往衡山峰。歷數十身,修行佛道。佛之垂教,非有非无。諸善奉行,諸惡莫作。故今欲見百濟所獻佛經、菩薩諸論。」天皇太奇問之:「汝年少六歲,常在朕前。何日在漢,何以詐言乎?」太子奏曰:「兒之前身。意有所慮。」天皇拍手,大異之。所聞群臣,亦大鳴舌拍手而奇之。
 七年
    七歲,【戊戌。】百濟經論數百卷,持來上奏。
 春二月,太子燒香披見。日別一、二卷。至冬一遍了。又奏曰:「月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廿三日、廿九日、三十日,是為六齋。此日梵天、帝釋,降見國政。故禁殺生。是仁之基也。仁與聖,其心近矣。」天皇大悅,下敕天下:「此日令禁殺生之事。」

   八歲,【己亥。】冬十月,新羅國贈獻佛像。太子令皇子奏曰:「西國真人釋迦牟尼佛遺像也。末世尊之,則消禍蒙福。蔑之,則招災縮壽。兒讀佛經, 其旨微妙。望也崇貴佛像,如說修行。」天皇大悅,安置供養。【今在興福寺東金堂。】
 九年
    九歲,【庚子。】夏六月,有人奏曰:「有土師連八嶋,唱歌絕世。夜有人來,相和爭歌,音聲非常。八嶋異之,追尋至住吉濱。天曉入海。」者。太子侍側,奏曰:「是熒惑星也。」天皇大驚,問之:「何謂?」太子答曰:「天有五星,主五行、象五色。歲星色青,主東,是木。熒惑色赤,主南,是火。此星降化,為人遊童子間。好作謠歌,歌未然事。蓋是星歟。」天皇太喜。


    二十四歲,乙卯,春三月,土佐南海,夜有大光,亦有聲如雷響。經三十箇日矣。
 夏四月,著淡路嶋南岸。嶋人不知沉水,以交薪燒於竈。太子遣使令獻。其大一圍長八尺,其香異熏。太子觀而大悅,奏曰:「是為沉水香者。木名栴檀香木。生南天竺國南海之岸。夏月,諸蛇相繞。此木冷故也。人以矢射。冬月蛇蟄,即斫而採之。其實雞舌,其花丁子,其子熏陸。沉水久者,為沉水香。不久者,為淺香。而今陛下興隆釋教,肇造佛像,故釋梵感德,漂送此木。」即有敕,命百濟工,刻造檀像,作觀音菩薩。時時放光。
 五月,高麗僧-惠慈、百濟僧-惠聰等,化來。此兩僧博涉內外,尤深釋意。則太子問道,聞一知十,聞十知百。二僧相語曰:「是實真人也。」或不思而達出論外。三年業成。道被幽顯。聽政之日,宿訟未決者八人,共生白事。太子一一能辨答,各得其情緒,無復再諮。大臣率群臣以下,敢獻御名,稱-廄戶豐聰八耳皇子,又稱-大法王皇太子。太子辭讓矣。

 四年二十五歲,丙辰,夏五月,太子謂惠慈法師曰:「法華經中,此句落字。師之所見者如何?」法師答啟:「他國之經,亦無有字。」太子曰:「於此句際,落一字耳。吾惜所持之經,思有此字。」法師答啟:「殿下所持之經,在何處哉?」太子微笑,答云:「在衡州衡山寺般若臺上。」法師大奇之,合掌禮拜。

 冬十一月,有司啟:「法興寺造畢。」是日,惠慈、惠聰,始住法興寺。太子奏於天皇,設無遮會。既而,夕時有一紫雲,如花蓋形。降自上天,圓覆塔上,又覆佛堂,變為五色。或為龍鳳,或為人畜。良久,向西而去。太子合掌目送。為左右曰:「此寺感天,故有此祥。但三百年後,草露霑衣。五百年後,塔殿廢亡。」

 五年二十六歲,丁巳,夏四月,百濟王使-王子-阿佐等來,貢調。語領客曰:「僕聞:『此國有一聖人。』僕自拜觀,意願足矣。」太子聞之,直引殿內。阿佐驚拜,熟見太子之顏,復見左右手掌,左右足掌。而更再起拜兩段,退而出庭。右膝著地,合掌恭敬曰:「救世大悲,觀音菩薩妙教流通。東方日國,四十九歲,傳燈演說,敬禮菩薩。」太子合目須臾,眉間放白光,長三丈計,良久縮入。阿佐更起,再拜兩段而出。太子謂左右曰:「是吾昔,身為吾弟子,故今來謝耳。」時人大奇。

法興寺是日本第一座寺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