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

見法不見人

2013年10月20日 星期日

金顏:
雖然還未徵得你的同意就公開來信,既然要學禪,就沒有怕人知道的事,所以為了眾生的法身慧命,來梅庵的人,都要能做到這點!赤裸地攤開在眾人面前,然後全部承擔!

梅庵大德慈鑑

   一直等您回信  不想  前幾日 我自己反而有事出門  以數日不能上網看信  故到現在  才看到您已回我信5日了   
     對此 先謝謝您在百忙中 回我信  同時 也請原諒我  沒有及時的回信
   會想起文智法師  其緣起是 2013/9/30 因聽達賴喇嘛(網路)開示 無我要義時 有提到  “證悟者見外境會有很假的感覺”  這令我不想起民國80年的過年期間  我第一次打禪七 主七和尚就是文智法師
   我因為靜坐的(即腳的)功夫不行  從來不敢打禪七  那次是我第一回  想試看看參話頭 是個什麼樣的法門
   其實   剛學佛也很喜歡看禪宗的公案  後來覺得自己應該不是那樣利根吧  所以  在佛門中 還是聽課 念佛 (也沒有好好的唸 只是每年去打佛七總之  大多偏向文字的理解或整理
   不想  我民國80  第一次打禪七  也不知道文智法師是來自何方  或打七場地是學校還是…. (只記得好像是在新店)
   那時 我依著法師的提示 閉著眼參 我是誰 從那裡來很快的7天就過去了 收穫就是 出離生死的修行 真是不容易
   又在禪七結束時  辦皈依 我參加了  那時  不知為何  一直痛哭   止不下來   即是ㄧ種似知道原因  又似不知的情況  令我記憶深刻
   接著 散會 各自回家 我哭紅的雙眼  恍恍糊糊的坐車  後不轉車的徒步   當走在福和橋上時   見橋下的水  與岸邊的砂石   都好像假山假水似的– 總之  如是走了15分鐘   ㄧ種很奇妙的感覺
    直到回到家  母親見我哭紅的臉  不由很心疼的一直安慰我 且煮了碗麵  看著我吃   我當時就對自己說   不要再難過 不然母親會擔心
   那次禪七後   文智法師的團體  有通知我活動 即到斗六 有一個聚會  當時 我很興奮的去了  但到那  大家只是喝茶 我還是問不到文智法師的經歷   當然也不敢直接問法師 以與會的大眾 好像都知道 只有我不知似的
   又  雖法師那次禪七  似對我說  你這次禪七 有一點收穫 ” 然後來  也沒對我再說什麼  就散了 今斗六的的茶會 也是一樣  問不出什麼  只知道法師   接下來會再辦連續的禪七
    當時 我計劃 一定要參加  不想 因緣就此叉開  也就是  我參加福智團體  也曾到印度的藏傳佛教(格魯三大寺)參學 總之 一 22個年頭過去了
   現在  我不但離開福智團體多年  且對該團體現在的莫名接班人  與有些愚民的帶領 很不以為然 
    總之 我在9/30 對法師的名號  還想了好一下 才忽然的想起   為此 很好奇的 上網查文智法師” 第一個看到的 就是文智法師要辦108天的禪七 期間可以插進去打  我不由想 應該再去打禪七 看看  
    但我怎麼看 都看不到打七的場地在那  即那篇網路文宣 沒有打七的地址 (好像有聯絡電話為此 我又在網上搜尋  且想進一步的了解 文智法師的情況  後就連到您的網頁了
   因為您網頁的文章很多   我在找尋文智法師的篇章中  不由得也看了好幾篇以前的文章 (眼睛可以說  都看凸了)
   最奇妙的是 2013/10/4 我再次打文智法師” 竟看到一篇文智法師108天禪七的最新文宣   這回很清楚的指出打七的場地   是在馬來西亞 想這樣遠   即在國外  我當然就不可能去了
    總之  9/30-10/4 我還一直計劃著 要參加那一段打七   現在(10/4) 知道   是在馬來西亞 那就不用再多想了
   由於看您在文章中  不時透出 文智法師是 得道高僧” 且我自己也覺得很神奇 也就是108天禪七文宣 為何在10/4會再重新的貼出 (其文宣與前一篇完全不一樣 也就是 這次是很清楚的標出 打七的場地)
-- 如是的亂連想  或附會 還希望您不要笑話
  
   最後想說的是   不好意思  一說就這樣的繁瑣  然以 不詳說  又好似無法解釋  忽然想起的因由”  為此 希望如上的描述  沒有耽誤您太多的時間
  總之  我現在只是很希望知道文智法師在後來的情況或發展   當然 年譜在有說一些 但因為出入這樣大  令人不知所以然
   再者  文智法師現在 在台灣 還辦禪七嗎
   或許您會說 您在網頁都說過 但因為我才看您的網頁 對您說的那些關係到文智法師的周邊的事   如什麼當家師 沙彌等  還是看不太懂
   或許  從前面文章ㄧ直看下來的人  會較看的懂  但我現在 實在來不及這樣的細看  故若您現在能大概的對我說說  我想會比較直接與清楚   即您跟文智法師 是不是很熟  可以對我說一些真實情況嗎
   好了  我不能再多打攪了  盼來函告知一二    感謝

金顏  合十

金顏:
謝謝你,如此巨細彌遺地細述與文智法師的因緣,讓我瞭解這一場因緣際會;通常如果粗詬未清者,會被梅庵的帖子嚇跑,就像文智法師身邊帶著爭議很大的當家師一樣,會有兩種境況出現,
一種見法不見人,
一種見人不見法!

當你經歷了 “當走在福和橋上時   見橋下的水  與岸邊的砂石   都好像假山假水似的 – 總之  如是走了15分鐘   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光是走到這裡,你就要跪拜文智法師去!顯然你是不知,所以蹉跎了這22年)這一段的洗滌後,才有能力“見法不見人”,也就是不會被境轉走!不會被梅庵的帖子嚇跑!

如是才能真正進入修行階段!
寒暑火裡涼!

否則還在“忘懷去來今”裡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