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6日 星期二

倒帶的影像~1998年11月

倒帶的影像~1998年11月

《六祖 壇經摸象記》 
(寬如,寬榮法師合撰) (一共四本手抄本)

“六祖壇經摸象記”(第四冊)



「若自不悟,須覓大善知識、解最上乘法者,直示正路。是善知識有大因緣,所謂化導令得見性。一切善法,因善知識能發起故。三世諸佛,十二部經,在人性中本自具有。不能自悟,須求善知識指示方見。」

倒帶的影像~1998年11月

前言:
1998年11月1日

沒有參加過普茶的人,辦普茶法會,竟然還很圓滿!
沒有辦過禪七的人,辦四個七的禪七法會,竟然還很圓滿!
說穿了,真正主辦人應該是主七和尚!

在農場圓滿了兩場法會,最後的一場午供開始了,大眾正唱誦著:戒定真香~~~主七和尚先向前捻香,走到一半停住了,正好停在我面前,停了好一陣子,才繼續往前走.心裡是疑著這詭異的舉動,但我哪裏知道待會有一場好戲要開演了!

劇碼是:不能再踏進農場一步!
果真我再也沒有再踏進農場一步,跟和尚再進農場已經是2008年十年後了!

1999年10月我如期的來到寶林禪寺,聖一老和尚要我在佛前頂禮上香,如期的在寶林禪寺住下了!兩件事為何要在此連結?跟1998年的右手臂的戒疤有關!


“善知識有大因緣,所謂化導令得見性。一切善法,因善知識能發起故。”

從素法身到證法身要走十六年
六祖見五祖如是!梅庵見老和尚如是!

影像:

1998年11月1日午後

同一天,我離開農場時,小女孩正自己搭車搭公車去農場(農場在很遠的郊外),老天!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如何搭車到農場去,她竟然自己會搭車?又怎麼去的?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前一陣子突然想起還問了一遍,依舊給我含糊帶過,我只知道公車到達地方,還要走一大段路,也不是直路就能走到,後來有人告訴我,他們的車子進農場的路上,有看到她走在路邊上,聽了我一陣心寒,難道都沒人讓她擠一下,搭一下便車嗎?

為何要去?因為接下來的日子是觀音菩薩誕辰!




倒帶的影像~1999年10月

前言:

一九五八年某日。師船上巧遇一僧。剛從雲居山回來。僧人告之。虛雲老和尚言。恐明年汝不復見吾爾。師聞即會意。即回雲居求法。接法前夜。夢大和尚三人。披紅祖衣。步進大殿。喚師同往。師答。吾需接法去。醒後往詣老和尚。於窗外三叩。門內無應。復命侍者房。侍者引進。 老和尚遂傳溈仰正宗。取法名宣玄。為溈仰宗第九代傳人。

法偈曰

宣宏妙義繼先宗 玄玄泯跡事鎔融
聖解凡情空花影 一任逍遙自在人

後老和尚言。沒什麼送你。遂取日用紫衣傳師。師住雲居月餘不願離去。

1998年和尚在農場有天開示時說:
文殊菩薩跟普賢菩薩說:請你幫我照顧我的孩子,我走我的路,你走你的路.
我當時聽了一頭霧水,文殊菩薩請普賢菩薩照顧小孩?哪部經典記載過?有這回事嗎?

後來我才知道,的確是“我走我的路,你走你的路.”
文殊菩薩去朝他的五台山,普賢菩薩去朝他的峨眉山!觀音菩薩不在普陀山,跟著普賢菩薩在峨眉山!


影像:

為何會在十月再去寶林寺?
因聽聞老和尚告知弟子們欲捨報而去,又心裏一直牽掛著老和尚“住下來”這句話,於是再度啟程前往香港,沒想到一住便是三個月,根本沒帶冬天的衣物.是靠大家佈施度過了1999年香港的寒冬!

寶林寺冬禪的日子是這樣過的:
三點半起床,上早課,過堂,出坡,坐十一支香,晚課,出坡,十點半才睡覺

請看清楚是“坐十一支香”!

因為每天很準時地去跑香,所以經常能夠和聖一老和尚一起跑香,拖著老病的身子,跟我們一起跑香,這是何等撼動人心的一代宗師影像!而我此生有幸參與!

下面想說給台灣出家人一些感言:
2008年大覺華寺的水陸法會,請來台灣的男眾法師一團四人來主持兩個禮拜的誦經法會,這一團法師是搭頭等艙來的,為何我要先強調?因為法師搭頭等艙來的(是和尚的徒弟出錢的),這事事後來聽人家說的,把我嚇得瞠目結舌!結果一個禮拜過了,當他們知道當家不給錢後,馬上就要走人,我看到他們到和尚面前頂禮辭行時,和尚一句話都沒說.(當他不說話時,表示事情很嚴重了)

在他們離開之前一天,我還上演了一段戲,我正在用拖把擦地板,因為我手勁不夠,拖把擰不乾,剛好一位男眾法師經過我面前,我請他幫我擰乾,我看他臉色很為難,幫我了沒?沒有!

這件事和尚當然知道,如果你問他不在場怎知?當然知道!我在地藏殿請人載我去買充電器,趁我去拿手機時,很快就出現,要那個人不能載我出去!

順便再講一個
我在掃大殿,跑出一大群螞蟻(感覺越掃越多),在一旁看我掃地的信眾都很慈悲的叮嚀不要掃到螞蟻!不要掃到螞蟻!不要掃到螞蟻?那我得需要有特異功能才行呀?於是想到推給一個人,我就用心念說,被我掃到的螞蟻,都去找文智法師吧!很快的真把人給引出了,對著我指點迷津說,你就把它們掃到畚箕裡再倒掉就好了!(意思是不要叫它們來找我)




倒帶的影像~1996年6月

前言:

聖一老和尚云:

我們學道,一念相應,初見法身,是素法身。素法身,不能處處現身,一定從性起修,修般若妙慧、首楞嚴定,與法身和合,方能處處現身。

上面這張撕下的日曆是和尚夾在給我的“六祖壇經摸象記”(共四冊)一書裡,1988年接下聖一老和尚的法脈後,他說他什麼地方都不去,第一要先到台灣去,是因為台灣是佛教聖地嗎?錯!台灣是已經全被四大山頭的魔教佔領的一塊地方,又為何魔教要佔領台灣?乃佛種在台灣!

雖然佛種在台灣,但是祖師會過來把佛種移到它方
台灣印了那麼多的經書,難道台灣所謂的佛教徒都看不懂佛經嗎?竟然還會被四大山頭的魔教牽著鼻子走,實在讓人匪夷所思!不知道四大山頭全部違背佛陀教的義嗎?除非台灣所謂的佛教徒也是魔子魔孫!

難怪和尚在台灣的寺院要叫專修道場!


影像:

1996年6月1日午齋

1996年除了有兩個禮拜的禪七外,還有兩天的佛二,小女生竟然願意參加,不但乖乖的念了兩天的佛,最後皈依和尚,還懂得跪著奉上供養,讓人出乎意料之外!因為即將移民,想讓她皈依,問她我們去皈依菩妙老和尚好不好?不要!一口就拒絕了!原來她是在挑人?

兩天的佛七,禮品店的老闆娘說,答應中午請和尚午齋,因為很忙又沒人幫忙,我說我去幫你,前一天買了越南春捲皮,過去先備內餡,春捲皮泡水軟化後,再包餡,(這是我在法國跟開餐廳的朋友學的)第二天和尚來應供了,人剛到當家就找到我,跟我說越南春捲不要炸用蒸的,於是趕緊找蒸籠來蒸.等他們一行人都用過齋離開了,有人過來跟我說和尚竟然把盤裡的越南春捲都吃完了!

其實這天,最讓我驚訝的不是他把越南春捲都吃完了,而是他怎麼知道越南春捲是我做的?




倒帶的影像~1997年4月

前言:

倒帶的影像
似乎要從這一張照片開始說起

照片開七結七的時間是主七和尚到了以後,直接寫在牆上的這張紙上的....
因改變的時間,讓故事發生了

為了這場法會,我的眼淚流乾了!

1997年4月發生了幾件對我來說是驚天動地的事!

首先最讓人動容的是:

你永遠無法想像,為何有一位和尚自己說要再來基督城?(1996年臨去之前,就只跟我說,有如下了咒似地?每當一想起他說”明年要再來基督城“這句話,就掉眼淚)這件事根本沒人把我的話當真,然而和尚不但真的來了,還辦了四個禮拜的禪七,主辦的人竟然是一點經驗都沒有的無名小卒,(至於為何我會變成主辦的人?這個說起來天就黑一半)所以這對和尚身邊的當家來說,當然是一件無法接受,而且是莫名其妙的事!因此一下飛機到了道場後,氣得一直跳腳,揚言要馬上離開!和尚一句話都沒說,挽起袖子,自己親自下去工作,這個舉動嚇到了當家,不敢再說要走人!

是麼緣由讓一位和尚如此執意要辦這場法會?
事後回想起來,對照兩年後發生的事,他應該是奉聖一老和尚的命來找人的!

請問道行要如何地高深才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人?

影像:

1997年4月28日開七

1997年4月28日開七當天,主七和尚唱完起七偈後,第一句話便道:”今天主辦單位都沒來“!為何說”主辦單位都沒來“?主七和尚沒有當我是主辦人?是的,因為他才是主辦人,他的弟子主辦單位,雖然只有我一個人在道場已經工作了好幾個月,大家聽好!一場法會竟然只有我一個人在道場工作,偶而才會有人過來一下.

幾個月來,我眼淚已經流乾了,經常在道場工作時,還會懷疑和尚有可能來嗎?

因為“明年再來基督城”這件事,根本沒人相信,所以沒人理你,突然有一天和尚的弟子,跑來跟我說他好幾次看到和尚很生氣的瞪著他!就因此法會道場借到了!

就連最後要去機場接機的通知,打電話請人幫我聯絡,因為我沒有和尚所有弟子的名單,人也完全不認識,誰知道隔天一個紙箱就丟在門口,裡面就是上一回參加法會的名單,一個個打電話去通知,心想人家都不認識我,怎肯去接機?誰知道,應該是菩薩可憐我吧?接機的人竟然是空前的多,幾乎都到齊了!

我沒法想像有一場法會的第一天,和尚在地的弟子竟然可以一個都沒到,這對主七和尚來說實在是情何以堪?我常聽老和尚說,得以聞佛之無上正法,吾等何以回報?應泣血以報!

我已無言亦無淚了!





倒帶的影像

序言:

一生在世上有兩個人的地位,是永遠沒有人可以取代的,就連生我的父母也是,因為生我的父母,只是這一期色身的父母,而兩位是我法身父母,儘管我都是他在眾人面前指責的對象,(因為我知道只有他的家人,他才會罵你)法身父母對我來說他們永遠都是對的.沒有一絲一毫的懷疑,只有絕對的信念!

倒帶的影像~1999年7月

前言:

故事應該起源於1996年5月

去香港的機票都定好了,才想到護照還沒下來!趕緊打電話去問,說已經寄出來了,沒想到才四天而已?大概沒有人跟我一樣大膽了?移民才過,第三天就搭飛機離開台灣了,公民權才剛拿到就馬上申請護照,護照還沒下來,機票都定好了!好似在趕著一件事?

我是在1995年11月19日第一次到基督城,不是來玩的,是來住的.到基督城之前,並不認識任何住在基督城的人.
房子還沒買,先住旅館,就住在照片那間華人開的旅館,和尚第一次來到基督城也住這間.

玄嗎?還有更玄的!

1.我在1996年5月1日第一次見到和尚,就是和旅館老闆娘一起去聽和尚的開示的!是旅館老闆娘帶我去認識和尚?不!是開示完和尚自己走過來跟我說話的.

2.和尚1996年離去前一晚,旅館老闆娘一定要我跟他去見和尚!

臨去前的一句交代,讓故事就這樣延續下去,直到今天!

影像:

1999年7月5日正午

走在寶蓮寺往寶林寺的山路小徑上,沒有任何交通工具,只能用走的,我身旁的小女生一路哭著,不是因為要見一位重要的人物,而是香港七月的太陽,對一個已經習慣寒帶天氣的小孩來說實在太毒了!從7月2日飛到香港這幾天來,面對繁華的香港,是出了旅館沒走幾步,就無法忍受,必須再躲回旅館去!

7月5日這天一大早六點就出門,我知道路很遠,要搭地鐵,再換巴士,東涌到寶蓮寺這一段,又搭錯巴士,所以一路折騰到寶蓮寺已經近午了,身邊的人還在哭,心想寺院應該快過堂用齋了,不如在山路邊先吃點東西,再休息一下.這一段不算短的山路,總算走到山門了,遠遠地看到一位老和尚就坐在客堂上,直覺應該就是聖一老和尚了!

拜見過老和尚後,下面是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
1.老和尚要我們跟著他一起過堂,都幾點了怎麼還沒過堂?然後我們是跟在老和尚後面走進齋堂的.
2.過完堂,坐在客堂時,又見老和尚出來叮嚀我,待會要去聽開示.
3.開示時間到了,又見老和尚出來,要我們跟著他一起去聽開示,來開示的是誰?就是後來我到雲居山幫我開虛雲老和尚紀念堂的大門和虛雲老和尚遺物間,讓我頂禮虛老的紹雲老和尚.
4.聽完開示,坐在客堂,一會兒又見老和尚出來,這回跟我說了一句“你都聽懂了沒?”,然後要我們早點回去!
5.最不可思議的是每次出來,就叫我們“住下來”,我也回了好幾次說明天就要進大陸去峨嵋山.就因為一直叫我們住下來“這句話,讓我十月再回寶林寺,住了改變了我一生的三個月!

下完標題後,剛剛突然想到,大家如果google一下"1999年7月"?
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