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2日 星期一

當賓頭盧尊者到法鼓山用齋時


苦瓜連根苦,甜瓜徹蒂甜,三界無著處,致使阿師嫌!
眾生學平等,心隨萬境波,百骸俱捨盡,其如憎愛何?
持心如大地,亦如水火風,無二無分別,究竟如虛空。

        當賓頭盧尊者要到法鼓山用齋時,祂跟著人群一路來到齋堂前,排隊上前,先領一雙筷子,又領了一碗已經裝了半碗飯菜的鐵碗,再進到齋堂來,被安排沿著隊伍一一入座,坐定後,才發現眼前沒有桌子,但抬頭望去,為何齋堂右半邊和左前方,都有桌子?原來左後方這一塊是掛著“女眾”的牌子!

請法鼓山看看下面一則公案:

知客僧此時知道自己因著分別心而有眼不識泰山,即時因羞慚而痛欲自挖雙眼懺罪!

法鼓山知客僧會不會懺罪,不干梅庵的事!

這事讓我想到,1998年在農場辦的一場男眾短期出家的法會,為何是男眾短期出家的法會?因為大覺華寺當家不給女眾參加!既然女眾不給參加,眾女眾們就當志工,大家不但出錢出力,還被趕至外頭配著雨水用餐!這一場法會當然感動了文殊菩薩!

文殊髮塔的故事:五臺山塔院寺

在中國山西五臺山台懷鎮的塔院寺內,有一個小佛塔稱為「文殊髮塔」,其由來特別殊勝,深受漢藏佛教僧俗所尊崇。在北魏年間,五臺山的大孚靈鷲寺(中國佛教史上第二最早之佛寺)逢春三月會舉行大型的「無遮齋會」。所謂「無遮」,即任何人等皆可參與盛會之意。

有一次,一個貧婦帶同一個小孩,手抱嬰孩,尾隨一狗來到赴齋。在排隊經過登記佈施供養的接待處時,貧婦由於無財可施,便切下一截頭髮作供品。知客並未把這份骯髒的頭髮放在眼內,隨手就把它丟在一旁了。貧婦向知客僧說:「我趕赴另一地方,請先把齋食予我。」這時雖未到派齋時分,知客僧也行個方便,給了一個飯盒予婦人。婦人卻說:「我還有一個小孩要喂呢!」僧人便又多發了一個飯盒。婦人又要求:「還有我抱著的娃娃!」僧人又再送多了一個飯盒。婦人卻仍表現得不滿足,要求僧人為她的狗也準備一份,僧人沈住氣也就照辦了,哪知婦人仍說:「我肚裏還有一個孩子呀!」僧人這時就忍不住了,發脾氣罵貧婦浪費僧食、貪得無厭。

此時,婦人吟了幾段偈文:「苦瓜連根苦,甜瓜徹蒂甜,三界無著處,致使阿師嫌!眾生學平等,心隨萬境波,百骸俱捨盡,其如憎愛何?持心如大地,亦如水火風,無二無分別,究竟如虛空。」然後化成文殊大士,狗兒變成綠毛白身雪獅子,嬰兒與小童化為天上的童子,全部騰空而消失了,在場的人紛紛下跪禮拜。剛才發脾氣的知客僧此時知道自己因著分別心而有眼不識泰山,即時因羞慚而痛欲自挖雙眼懺罪,卻被眾人阻止了。最後他在塔院寺(當時塔院寺與靈鷲寺為主院與分院關係)立塔,把婦人供施的頭髮供放塔內,並在石板上雕刻了貧婦與眷變化升空之景像立碑,以警後人。此碑現仍保存下來,在圓照寺可以看到。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