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7日 星期一

尼泊爾的末日!


釋迦摩尼佛是見死不救?

問即不問   山川世界不有
不問即問   半升一粒不無


面對釋迦族,釋迦摩尼佛是見死不救?

回:

1.釋迦族人善根未熟
2.釋迦族的主人要招回

此亦適用尼泊爾的受難者
尼泊爾的受難者的主人,看到園丁去哭,一定非常有興趣一起把你帶走!


哪怕是沒有佛陀的佛陀紀念館
就算是有佛陀的佛陀紀念館

帶一家老小晃晃逛逛 (急走過,不得住)
又犯了什麼天條

 
回:
很好!最好你做得到!
若做不到,就不要去找人救你!
又最好先問問自己,何德何能讓高僧去救你?
人家沒事要替你擔業?

所以自己若沒本事
就不要說大話!
說什麼 (急走過,不得住)!
說什麼(我已經吃飽)!

請問誰有閒功夫管你們!
自己造業!自己擔!

~~~~~~~~~~~~~~~~~~~~~~~~~~~~~

面對釋迦族,釋迦摩尼佛是見死不救?
慈悲的園丁去對著尼泊爾每個難民哭泣(不要只對一人,尼泊爾難民更悲慘!)吧,可以讓你哭不完!

小柯:

一個已經接觸正法的人,不思護持正法也罷!竟然還跟一般凡夫俗子一樣,跑到沒有佛陀的佛陀紀念館去,我已經在你去之前警告說去的人都要跟著星雲走的!不信?既然去了!我當然截斷跟你的所有聯繫!當時我也說過,這事讓我撕心裂肺的痛!試想一位已經接觸正法的人,去了沒有佛光的佛光山,請問他們還會放你走嗎?沒有佛光的佛光山在日本道場的魔力我是親身經歷過的,但我不敢跟人說!所以我才回想起剛到基督城時釋星雲就要來基督城,有一連串詭異的事故擋住,不讓我們過去見!這些你們都知道的!

再說一次!一位已經接觸正法的人,去了沒有佛光的佛光山,請問他們還會放你走嗎?


今天園丁竟說是我在嚇大家詛咒大家?我再說一次!這事讓我撕心裂肺的痛!


園丁:

早些時候就跟你說道不同不相為謀了!不信?今天你跟小柯一樣,只有一條路,拜88佛懺悔!
若梅庵有任何惡念,當然天理昭昭!

得道高僧剛到基督城,沒有佛光的佛光山是使盡了一切惡行來阻擋,大家不知道原因嗎!

2011年的地震,沒有佛光的佛光山基督城的道場,到現在還沒修好!

~~~~~~~~~~
你是幻師還是幻化者?

彼有菩薩。名文殊師利。成不退轉。手執利劍馳走向佛。欲得開化不達菩薩。因是之故。時佛大聖手執慧刀斷生死原。如應說法。勸無央數眾生之類。使眼清淨心得解脫。逮成法忍學住大道。於是大世尊。以方便隨建立神化於彼眾會有新學人。德本尠薄多懷妄想。不見執劍不聞說法。佛之聖旨故令其然。時舍利弗問文殊師利。仁於向者所作凶逆。以何為信。乃能執劍馳走向佛。文殊師利答舍利弗。如卿所言。汝所作逆不可稱載。用不能達此報償故。唯舍利弗。解此義者。知如幻師所造逆事。其幻化者寧有逆乎。報償亦如。所以者何。其幻師化無有想念。諸法亦然。唯舍利弗。吾欲相問。以誠相反有此劍者乎。

有一個愚癡的人,又想要戒掉他的一樣習性了!
枉費他辛苦編禪宗祖師的宗門祖脈!
祖師的精髓卻一點都沒入心?

今天就免費送給他一樣寶吧!
既簡單又有用的祖師精髓

何必辛苦到處刪東西?
只要自己做到“不在乎”過去所有的事物
請問那些事物還存在嗎?

關鍵就在
要真能做到“不在乎”!

~~~~~~~~~~~~~~~~~~~~~~~

請注意!梅庵的重大聲明!

聲明:
所有去過沒有佛陀的佛陀紀念館的信徒
或是四大山頭的信徒
梅庵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若有人去了沒有佛陀的佛陀紀念館
出了什麼事,請切記!跟梅庵無關

又若有人憐憫那些去了沒有佛陀的佛陀紀念館出了事的人
去找他或去憐憫他!表現自己很慈悲的人

但不幸地因此也有什麼事的話
請菩薩保佑你們
請切記!跟梅庵無關!
我已經無數次警告過大家了!


宗門的性線和性光

阿難言。此了知心。既不知內而能見外。如我思忖潛伏根裡。
“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鐺內煮山川”

道家與阿難將心放在六根裡是一樣的錯用心!

所以道家說性線藏在天目穴和玉枕穴裡?
當然也是一樣的錯用心!

如是,如何是佛家所謂的性線?
佛家的性線,就叫:妙湛總持不動尊!

這ㄧ條不動的性是會同時感應在天目穴和玉枕穴兩穴的連線上!
但不是線就在天目穴和玉枕穴上!

線成就後,當然就有性光現前!

當然要走到線現前的階段
前面的功夫就要具備:
1.氣入中脈
2.色身業力神經已經剝離

~~~~~~~~~~~~~~~~~~~~~~
2015/4/28

性线
由眉心印堂(天目)穴直穿中脉到脑后的玉枕穴。

上面道家的性線是錯的!
佛家的性線,即將開講!
記得有次我向得道高僧問一事,回我說等所有人到齊後再回答我嗎?

那次我問的就是今天所謂的性線,只是那時我不知道名稱!

所以先把黃龍禪師的不問這帖拉上來!

~~~~~~~~~
2014/5/23
黃龍禪師的不問


《五燈會元》:道經黃龍山,睹紫雲成蓋,疑有異人,乃入謁。值龍擊鼓升堂。龍見,意必呂公也,欲誘而進,厲聲曰:‘座傍有竊法者。’呂毅然出問:‘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鐺內煮山川。’且道:‘此意如何?’龍指曰:‘這守屍鬼!’呂曰:‘爭奈囊有長生不死藥。’龍曰:‘饒經八萬劫,終是落空亡。’呂薄訝,飛劍脅之,劍不能入,遂再拜,求指歸。龍詰曰:‘半升鐺內煮山川即不問,如何是一粒粟中藏世界?’呂於言下頓契,作偈曰:‘棄卻瓢囊碎琴如今不戀汞中金。自從一見黃龍後,始覺從前錯用心。’

神異莫測的呂洞賓為何會自從一見黃龍後,始覺從前錯用心“落敗認錯

大名鼎鼎的南懷瑾這麼說

南懷瑾《禪海蠡測》:“說者有謂此則公案,疑為後人所誣。以呂祖之賢,豈必待黃龍方能見道乎?殊不知大道平易,愚者不及,智者過之。呂之功用見地,已臻玄境,唯此向上一路,待黃龍一指方破,蓋亦時節因緣,觸此機境耳。未見黃龍時,正此一著子,見亦見得,明亦明得,用亦用得,只是不能放舍。待黃龍點破而大休大歇去,方見本具之性,不因工夫修證而有增減取舍於其間也容復何疑!”這肯定了公案的內容,認為正是黃龍為呂指出了“向上一路”,使其功用大休大歇而得見本性。存疑的是此前呂是否已見性,還是只有工夫而已?丹家們顯然不會贊同這個意見,他們會指出呂洞賓此時的金丹成就已是“性”、“命”相合的結果,怎會倒退回初期“見性”的層次?這段評論可取之處在於“大休大歇”和“向上一路”的說法,倒是與內丹的“還虛合道”別有對應。

接著我們來看宗門祖師如何破解這則公案?
關鍵就在這一句:“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鐺內煮山川”所透出的玄機!

佛與道如何在此句上高下立判?

龍曰:‘饒經八萬劫,終是落空亡。
我們先來了解呂洞賓為何被罵是守屍鬼

呂洞賓是個守屍鬼嗎? 無想天有五百劫,非想非想天則有八萬大劫
非非想天八萬大劫是什麼境界?

識性不動以滅窮研。於無盡中發宣盡性。如存不存若盡非盡。如是一類名為非想非非想處。

阿賴耶全於末那的半分識性不動,若人「以滅窮研」,想連識都滅了它,便「於無盡中發宣盡性」。但識是不可以滅的,它滅而不滅,就是「如存不存」,盡而不盡,「若盡非盡」。你說「如是一類」無想麼?他又好像是有想;你說他是有想麼?他又好像是無想,所以「名」為「非想非非想處」天。

色界十九天還有色在,滅色入空,那個就是無色界。無色界第一空了色,不過空就未空,所以第二是空這個空。空空了,心未曾空,所以第三是空這個心。心空了,性又未空,他便想來空這個性,是為非想非非想天。非想者好像是空,非非想者這個性卻空不來,不能空阿賴耶識的性。性是阿賴耶識的性,識性只可以轉,轉識成智,怎可以空?所以這種是外道,皆由無聞慧的過失,他們總是聽不到佛法;有佛法的人得多聞的智慧,就不會想連性都給空了。

色可以空,空可以空,心可以空,性不可以空,他卻勉強來空,就得八萬大劫的定,所以呂洞賓說自己「爭奈囊有不死丹」,就被黃龍禪師.他「饒經八萬劫,終是落空亡」,說的就是這個非想非非想天。其定一滅,第六意識的想就來,報盡還來散入諸趣,隨念受果報,不又是輪迴生死。

但是欲界天、色界天、無色界天楞嚴經都不要!
當然不要!
三界都還是火宅啊!

接下來重點來了!
呂洞賓到底悟了什麼?

關鍵就在“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鐺內煮山川”這一句!
我們把它分成兩部分:
呂洞賓未遇黃龍之前和呂洞賓遇黃龍之後
呂洞賓未遇黃龍之前是個仙人:

堅固思念而不休息。思憶圓成名照行仙。

這個有點與我們佛教修觀相似。這人全副精神觀自己的丹田,觀到它如火那麼熱,丹田的氣向脊骨後一直上到頭頂,然後從鼻子那裡退落黃庭便會有個小周天;他或把心放在頭頂,憶念頭頂,這樣可以出神哩。「思憶圓成」者,他從憶念上用功,即是用妄想心,不過他制心一處,運氣運血,血氣流通,「名照行仙」。

堅固交遘而不休息。感應圓成名精行仙。

心屬火,身屬水,水火交遘,取坎填離嘛,取坎的水,填心火之離;將水揪到上面,把心火放到下面,名之陰陽「交遘」,便結仙胎,日內便能成仙。所以呂洞賓說:「爭柰囊中有不死丹」,外道仙家三花聚頂、五位朝元、取坎填離,全是用這個功;結成丹便是「感應圓成」,水火和合,「名精行仙」。

《灌頂》云,以腎水為坎男,心火為離女,取坎填離,降火提水,令其交遘,以成仙胎。

張三豐《玄機直講》“靈明黍米寶珠”的說明,可以明了它的功用,並為“藏世界”作註腳。張三豐說:“此靈明寶珠(黍米寶珠),於虛空之中,包含萬象,潛藏萬有,發生萬物,都是這個”;“半升鐺”指“土釜”,即黃庭。在這“半升鐺”內,乾坤交媾、性命相合,它是“明珠結胎”的內鼎神室,為陽神聖胎凝結溫養之所在。混然子《還真集》:“擎天柱地半升鐺,龍虎擒來一處烹。武煉十回文火煉,丹成九轉步蓬瀛。”這烹煉的過程正是“煮山川”的寫照。

“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鐺內煮山川”顯現的是金丹包藏萬象,融聚萬有,會和陰陽,攝受大千世界的氣象。

呂洞賓遇黃龍之後如何?

龍詰曰:‘半升鐺內煮山川即不問,如何是一粒粟中藏世界?

就在這一句!
就在這一句?
沒錯!
就在這一句!

因何不問半升鐺內煮山川?
若有會者,請道來!

阿難言。此了知心。既不知內而能見外。如我思忖潛伏根裡。

阿難說,這個能了知的第六意識雖「不知內」,卻「能見外」,如他「思」惟「忖」度,它是「潛」藏在眼「根裡」面。

有沒有人計心在六根裡呢?有,那是外道。我們中國道教的呂洞賓便曾跑到廬山的鐘樓說了首詞:「一日清閑自在仙,六神和合報平安,丹田有寶休問道,對境無心莫問禪」,他便是把心放在丹田那裡用功。他那個水壼是指丹田,他們的黃庭便是肉團心,他們煉精、煉氣,又有所謂三花聚頂,從頭頂那處出神,未出神前這個心便是在頭頂之內。這樣用功行不行呢?他們的壽命長是長了,但是妄心不死哩!

後來呂洞賓問黃龍禪師:「如何是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鐺內煮山川?」若他明白了便不需再問,但他就是不明白,所以黃龍禪師罵他是守屍鬼:「饒經八萬劫,終是落空亡。」他就悟過來。他的妄心空了,便知道自己以前用功時,說心在丹田、在黃庭、在三花聚頂,這些全是妄計的;呂洞賓後來在佛教中成為一位大大的護法神,我們的伽藍神,其中之一就是他。 

黃龍禪師也是從道教轉過來,道教的人煉水、煉火、煉精、煉氣、煉神,或是用九轉還丹、小天地的功,完全是將心放在六根裡,這樣以妄心用功,跟阿難現在計的「潛伏根裡」沒有甚麼分別哩!

說到這裡,順便就要來檢驗大師南懷瑾了
顯然大師的性是藏在內丹的“還虛合道”裡!
如是!大師肯定不知黃龍禪師的不問之問!


張貼留言